爱书吧 > 穿越小说 > 重生周芷若完结+番外 > 正文 分节阅读_49
    磨魔教妖人,实在有损咱们峨眉派历代以来的仁侠之风,所以弟子才善做主张,以做补救,至于不绞杀魔教妖人,是弟子要看护好咱峨眉的行囊,干粮,行军打仗,粮草先行,咱们如今身处魔教的地盘上,无法补充粮草,实在不可折损,二来弟子武功低微,即使参战也与峨眉无多大帮助。”听到灭绝师太喝问些问题,倒不着慌,早就在出手时就想好应对,当下字句,委婉,婉转的给自己解释。

    果然灭绝师太听对峨眉,对的赞扬,眼中闪过喜色,面容也松快许多,声音也从冷漠转为和蔼:“起来吧!以后行事要先禀报下,不要在自做主张,孩子到是个聪慧的,恩!资质也很好,武功怎么会很差,也是为师没怎么好好教导之故。”

    “是弟子懒笨,大师姐也曾细心教导,无奈弟子对武功不怎么感兴趣,领悟不咱峨眉武功的精要。”见灭绝师太话落地,丁敏君,苏梦清,赵灵珠等五个俗家弟子妒忌又冷漠的看着,心里阵冷颤,忙出口打断灭绝师太的话。

    灭绝师太却不计较打断的话,反而像是更喜欢似的,见还跪在地上,竟然亲自起身扶起,温和道:“也是为师常年闭关,少有教导之错,以的资质,由为师亲自教导,最多五年身武功定会在几个师姐之上,咱峨眉武功对资质,聪慧要求很高,资质越好,领悟力越高,越能得到峨眉武学的精髓,为师路上见应对得当,遇事平稳机灵,是个有造化的,今日为师就收为亲传的关门弟子,等大战结束后,回峨眉在行拜师礼。”

    “师父!弟子般愚顿,武功又不好......”被突然的变故给砸晕,看到五位师姐听到灭绝师太的夸奖,脸色越听越难看,丁敏君已经用眼刀子剜无数刀,最后听到什么有造化,和关门弟子几个字,都楞住,也吃惊,灭绝师太话的意思是不会在收别的徒弟,峨眉掌门就在的徒弟中选择,忙开口推拒,刚两句就被灭绝师太摆手阻止,只能无奈住口。

    “好,们都辛苦夜没有休息,都回帐篷休息下,等午后为师跟其他三派掌门商议后在决定行止。”灭绝师太又坐回地毯,示意们退下,赶紧顶着五人的眼刀子和二个内外们的大师姐和大师兄诧异的目光,狼狈退下,心中疑惑,难道命运真的不能修改吗?怎么又做回原著里的那个周芷若。

    回到帐篷后,上午都没有睡着,为命运无常,为灭绝收为关门弟子到底有什么打算而烦恼,最后只能长叹口气,决定还是顺其自然吧!反正如今的武功比灭绝师太不弱,轻功比要好,什么事情也勉强不。

    午后,四派掌门聚在起,商议行止,对策,华山掌门鲜于通精通算计,觉得三派刚吃大亏,魔教又新增加强援,鹰教,四大法王都来,现在不宜交战,还是先休整两,等少林也来,和少林,武当六派之力在攻上光明顶,以减少六派损失。

    四派掌门听后,都觉得不错,头同意,无奈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当晚深夜,空突然闪过少林派要六派聚集的焰火,少林乃是武林的泰山北斗,四派只以为少林遭遇魔教高手,当下甩行囊,全部轻装减行的赶往烟火方向,赶路途中又遇到同样看到焰火急行赶路的武当众人。

    当下五派汇合到起,分成五队,向焰火处奔驰,直行到光明顶的山腰附近,只见地上横三倒四的倒四五个明教教徒,远处仿佛还有血迹,忙向那边跑去,路上三五成群的倒许多明教教徒,时而也有和尚装扮的少林僧人尸体,不过总的来还是明教中人死的多,少林僧人死的少,些尸体,混乱的脚印直向山峰上延伸。

    “莫不是少林攻上光明顶,大家快跟上去看看。”鲜于通机灵的很,看血迹尚热,远处还有隐隐的兵器交际,人员呼喝之声,又见少林死伤并不多,就知道现在少林占上风。只是大家都很不解,明明今日凌晨时分交战,明教还士气十足,又有强援,怎么会给少林打到家门口呢?

    些怀疑大家都没有出来,只是沿着雪地,险坡向交战处奔驰。却知道明教如今因为杨逍、韦笑等重要首领尽数重伤,明教教众无人指挥,只能各自为战,以致失利,但众多教徒都是忠心耿耿之辈,在种劣势之下,兀自与少林苦斗不屈,些教众都是平常军士,武功低微,哪里是少林高手,精英们的对手,是以死伤惨重。

    等们五派大队人赶到山顶附近之时,猛听得兵刃相交之声,乒乒乓乓的打得极为激烈,上千个明教教徒团团守在光明顶大片建筑外,以死相抗,不许少林冲入里面,看来里就是明教总坛,教徒们是在守护里面重伤的杨逍,韦笑等人。

    “空智大师,怎地不等六派及齐,就先动刀兵,攻上来?”灭绝师太不解道。

    次六大派剿灭明教,少林寺方丈空闻大师坐镇嵩山本院,少林弟子由空智率领前来昆仑光明顶,空智闻言,微微笑,也暂时收手,回头冲五派掌门施礼,道:“阿弥陀佛,贫僧也是刚到昆仑,两个时辰前收到消息,是明教主力受损,正是出手的好时机,才带弟子过来打探下,探明属实后才发信号。”

    “既然如此,大家也别保留实力,趁些妖人都在,齐杀个干净。”被谢逊抢去镇派武功七伤拳谱的崆峒派对魔教恨之入骨,顾不得跟少林人世寒酸,带着弟子就杀入明教教众里。其他四派掌门却不信些理由,恐怕是想趁明教高手手损,实力虚弱,独自歼灭魔教教徒,震慑五派,在遇到魔教的激烈反抗,折损弟子才会发出信号吧!

    当下都客气几句,投入战场上,灭绝师太连句客气话都没有,就带着兴奋的表情,提着倚剑杀人人群,当真如同虎入羊群,手起头落,死伤无数,华山,昆仑,武当也先后投入战场,死活,没有任何保留,也只有武当尽量都是伤而不杀。

    大家都在战斗,呆立旁,恍然无措的站在那里那么明显,的眼中却只有那流不尽的鲜血,只有那不停倒下的生命,是为什么,只为成昆的挑拨,为蒙古鞑子削若武林实力,铲除明教的野心吗?还有六大派掌门各自的私心,各自的仇恨,要用么多人的性命去填补。

    无数个明教教众倒下,六大派弟子也死伤不少,殷野王鹰教教众的队行却被心拼命的明教教徒给冲散,没有昨晚在沙漠里的威风,人员不断在减少,明教众人却不肯后退步,尸体罗着尸体,鲜红,带着腥气的血液慢慢沿着雪锋向下方流去。

    腔腔热血甚至将光明顶峰顶的积雪全部溶成血水,流到鞋子边上,慌忙惊恐的跳开,不想沾上些血水,因为看到它们就会想起是的冷漠自私造成的,早知道切会发生,为自保,为不去违抗剧情,主角定律等问题,不敢去做任何改变,是的,怕死,更怕未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危险,尤其是个杀人不犯法的江湖。

    “小心”心自责,痛恨的没有注意到旁边的明教教众也把放入攻击之内,数柄刀剑向砍来,被莫声谷挑开,挡回,将那几人倒。

    莫声谷回头疑惑的看着芷若为何不躲避,却被芷若雪白的脸色吓跳,忙上前扶住,轻轻的道:“被吓坏是不是,灭绝师太也真是,怎么带来种地方,等等。”

    莫声谷完四处打量遍,看到不远处座七八米高的石柱,眼前亮,回身抱起芷若,个飞跃,跳上石柱,将芷若放在石柱上坐好,心疼的看着神色自责,惶恐,面色苍白的人儿,柔声道:“乖乖在等着,等结束在带下去,害怕就不要在看。”完用温热的左手将芷若的眼帘盖住。

    “谢谢,七叔等。”感受着莫声谷温热的手掌,细腻的指间,底下的杀戮,绝望的惨叫都仿佛离好远,当听到莫声谷飞身下去的声音后,话就自然的出口,仿佛早已经千百遍,莫声谷飒然飞落的身影听到后也不由顿。

    没有在看下去,因为知道凭的武功,力量救不任何人,还只会把自己放在危险的境地,同时被恶毒的成昆,狡猾狠辣,爪牙众多的赵敏,还有武林六大派注意上,也许事情本来就应该样,死亡是们的命运,而也有自己也不知道的命运和使命。

    随着时间的迁移,战斗直在持续着,场战争从晚上直持续到明亮的阳光照耀在的眼皮上,无数个刀剑交击的声音才静止下来,那刻万物静止,片空洞,也不知道该去想些什么,直到那熟悉的气息飞落到身边,温热,细腻的手掌又贴在的眼皮上。

    “夜杀伤的太厉害,除咱们武当在和师兄们的照应下,没有人员损伤,少林,峨眉,华山,崆峒,昆仑和明教都死伤惨重,他们和明教约定邀斗,比拼个人实力,决定生死输赢,不在做无谓的杀戮,六大派答应白眉鹰王,即使明教输,也只杀明教主力,不在杀明教普通教众。”莫声谷声音带着无奈和疲累。

    回身凑到他跟前,闻着他身上的气味,很好只有松香味,没有血腥,是不是代表他没有杀人:“其实也很难过是不是,场争斗,根本就不想来吧!”轻轻的道。

    “恩!是不想,可是身为武当弟子,有责任维护武当的声誉,维护那些前来的弟子们的安全,来带下去吧!他们在广场邀斗呢!也可以观摩下各派的武功,不要睁开眼睛,下面不好看。”莫声谷放开遮盖眼睛的手指,淡淡的完,双手轻轻的抱起,飞身落在地上,步步向里走去。

    明明身处血腥,杀戮之地,被莫声谷抱在怀中,闻着血腥气味,却如同身处云端花海,全身都轻飘飘的,仿佛放下所有的心事,没有任何为难,疑惑,也没有痛苦,伤感,自责,只感觉时是那么幸福,有个人保护着真好。

    莫声谷感受到芷若将头紧紧的埋进他的肩窝,也不睁开眼睛,只贴在他胸口,不知道为何他的心跳越来越快,最后好象要跳出嗓子,全身都火热,火热的,为转移股心头炙热感,他开口道:“晚五大派虽然损失很多人手,明教也伤亡惨重,是邀斗,实质上明教杨逍、韦笑、五散人等不知为何全身瘫痪,鹰教和五行旗下的好手们也个个非死即伤,殷野王被大师哥击晕,明教和鹰教之中,除白眉鹰王在无个可战之人。”

    “啊!那不是六大派打他个吗?白眉鹰王可是张小哥的外公,宋大叔为什么要......”直疑惑为什么武当,鹰教明明是姻亲,即使殷素素累的张翠山自尽,但事情也不能全怪殷素素,其实对武当派直都有手下留情,能下手杀尽镖局老幼,却宁可花费巨金也要把俞三侠好好的送回武当。

    谁想的到会有汝阳王插手呢,不过武当既然接受殷素素,还把跟张翠山合葬,等于承认鹰教个姻亲,可是后来张无忌到光明顶之后,赶上的却是武当和殷正在狠斗,莫声谷甚至刺伤殷正。

    莫声谷轻轻跨过个大厅的门口,带着笑意的问道:“为什么大师哥要打晕殷野王对不对,可知道如今正是六大派气盛,鹰教忠于明教,而明教已经覆灭在近,刚才明教没有主事之人,直是殷野王在指挥人手,如果让殷野王继续打下去,他只有死路条,大师哥打晕他是为救他,他是由武当打晕的,当然是武当的俘虏,别派不会冒着得罪武当的风险去杀他。”

    啊!原来如此,那么原著中武当个又个上去挑战殷正也是为救他,不让别派有机会对他下毒手,可是殷正太过梗直倔强,就算有重伤个借口,也不肯认输,让武当无可奈何,保不下他,而宋青书不懂长辈们的默契,只以为真的曾恨殷素素连累张翠山,哎!些事情可真复杂。

    “到,睁开眼睛吧!”就在叹气之时,们两人已经过二厅,到大广场,莫声谷小心的放下地,扶着向人群走去,也睁开眼睛仔细打量如今的情况。

    广场上黑压压的到处都是人,西首人数较少,十有八九身上都是鲜血淋漓,或坐或卧,是明教的方,杨逍、韦笑、彭和尚等人都全身瘫软,盘坐在明教教众中心,剩余的教众将鹰教和五行旗下死伤的高手们围在中心,保护着。

    而东首的人数比明教多出数倍,分成六部分,六部分正是六大派的人马,其中以少林,昆仑来的人最多,都有百十以上,算上伤亡的,真不知道他们来多少人。而武当三十二个弟子和武当五位大侠个不少。

    与起来的峨眉派三十多个弟子只剩下十几个,内门弟子无损,外门弟子和记名弟子却损伤惨重,外门大师姐静玄和大师兄也都受伤,期于几派人数比来之时也减少大半。整个六大派以半圆之形隐然对明教作包围之势,广场中心殷正正在与人拚斗,众人都凝神观战,和莫声谷进来,谁也没加留心。

    趁着功夫,走到峨眉队列之后,灭绝师太等人果然没有留意到,到是丁敏君恶狠狠的瞪眼,看跟起进来的莫声谷,咬下薄唇,没有什么.莫声谷冲头,也悄悄走回武当的队伍里,正在时,广场中心,声大喝,个不认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