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其他小说 > 霸道酷情人 > 正文 第12章
    “御龙,现在要走了吗?”拎着装巧克力的jīng美盒子,决鹤走到御龙的身边,躬身询问着,眼睛却盯着已经浮出甜蜜笑容的晨晨羞成粉红色的脸庞。

    “小东西,我们回去吧……”御龙伸手拉起还在玩巧克力的晨晨,揽着他的肩头亲亲昵昵的往外走,可是就在走出这私密空间的一瞬,突然的好像被一道冷冷的视线好像bī视的诡异感觉让御龙猛地转身,寻找这隐在暗处充满敌意的凝视,视线仔细的观察这地方的每一个角落。

    “晨晨,站到后面,不准出来……”这视线太诡异,御龙把晨晨护在了自己身后,以静制动的等待着那诡异的危险……

    而决鹤在御龙停住脚步的一瞬,身躯迅速做好了备战准备,立刻和御龙背对背站立,将沉默下来的小东西护在两人身体中间。

    “御龙?决鹤?有什么不对吗?”这姿势太常见了,只要御龙决鹤这样的将我拽到他们背后当面包馅,就证明这周围有着金庸大侠笔下的所谓杀气。有怪shòu,有怪shòu,有怪shòu要吃了我……

    第十二章

    “御龙哥,决鹤哥……”六个保镖立刻走到他们身旁,前围成一个圈子,而剩下的保镖大多数也都各自占据有利地势,手都悄悄的放进了衣襟内摸着暗兜里武器,警惕的望着这个看似甜蜜的地方每一处yīn暗的角落,其余的几个则冲出门去发动车子,一切都如此训练有素,可是就是这样的敏锐的高素质保镖,也无法理解,御龙哥到底为什么停下脚步……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御龙和决鹤两人额头有些微微的冒出冷汗,虽无法言喻那种感觉,也无法说明是不是感觉错误或者第六感真的察觉到什么,但是那冷冷的,似乎还带着恶毒的视线,却似乎真实存在,可是这是谁,这视线是谁的,他来自何方呢?

    如同那视线诡异到来一般,突然的所有冰冷恶毒一瞬间又全部消失,御龙有些诧异,然后侧头对着同样侧头过来的决鹤耳语,“你感觉到了吗?”

    “是的,似乎走了……”决鹤点点头,然后拍拍手,示意所有的弟兄放松,再看向御龙“御龙,此地不宜就留,照顾好晨晨要紧,你们先回去,我留下来……”

    “不行……决鹤,你要和我一起回家……我不要你留在这里……”就算晨晨再笨,也知道这里很危险,立刻伸手自决鹤身后紧紧搂住他“和我一起回家……决鹤,一起回家……”为什么决鹤要留在危险的地方,不可以,我们既然一起出来,也要一起回家,我要和决鹤御龙一起回家……

    “晨晨,你听我----”

    “先回去,回去再说……”御龙打断了决鹤的坚持,现在还是先出去比较重要吧,最起码,不要报的这么紧……第几次了,这是第几次投怀送抱去了……

    “是,那先回去……“先回去就先回去,但是这家店,该查查看的……

    “嗯……”御龙转身看着自刚才开始就紧搂着决鹤的小东西,然后抓着他似乎有些冰冷的手,微笑着揉揉他的头发,把人拉到自己怀里“好了,大概是我敏感,现在没事了,走吧,我们一起回去……”

    “嗯,好……”每次到了这样的qíng况下,晨晨是向来不多嘴的,既不多说也不多问,因为他知道御龙不想自己知道这些事qíng,所以,既然御龙不喜欢,那么我也不要知道,只是乖顺的被御龙牵着走,可是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又似乎冥冥之间被什么力量左右了,再走出大门的瞬间,晨晨突然的回头看了一眼,也就在这转首一霎那,他看见了一双眼睛,一双躲在镜片后写满诡异的残酷的冷冷眼睛。

    呵呵,好敏锐的感应力啊,等到脚步声渐去,冥从楼梯拐角处的暗门走出来,微笑着望着那还在做着自由摆动的大门,决鹤?御龙?小东西?呵呵……很好玩的组合……很诡异的铁三角状态,我这人最爱赌,而这一次,御龙……决鹤……我们来赌一赌,如何?赌注不大哦,你们的赌注是你们的小可爱,而我的赌注……是我的命……

    稍后……

    “小东西,现在回房间去等我……”人刚走进门,鞋还没来得及脱,晨晨就被御龙一句话吓到懵在原地不敢动,回房间?现在?每次被御龙一进门就叫到房间只有一件事诶,那就是挨揍……可是我今天做错伸了要挨揍?因为吃醋吗?臭御龙,不讲理……不讲理……gān嘛要打我?

    “御龙……”皱着眉满脸思索和疑惑,如何也想不通今天自己有挨揍的理由诶。晨晨小声的叫着面无表qíng的虎大王,到底为什么呀,gān嘛打我?

    “进房间……马上,现在……”御龙瞟了一眼满脸无辜装可怜的小东西,伸手指指房间的位置,然后别过头看着嘴巴张张合合,握紧拳,想要求qíng的决鹤,微微的对着决鹤摇摇头,再转头盯着正垂头丧气的走进房间的小东西,看着他【呯】的一声关上了门才侧头看着决鹤“放心,我没有想打他,我不会无缘无故的揍我自己的心肝宝贝,我只是有话和你说,不想让他知道而已。”

    “你想和我谈巧克力店的事qíng?”决鹤坐进沙发,然后一脸了然的看着御龙“你觉得那家店不对劲?”

    “没错,我觉得那家店不是想象中的简单无背景,相反,那家店幕后,应该有很硬的后台,首先我觉得那个店的女招待,是深藏不露有功夫底子的女人,而且功力不低,她走到我背后悄无声息,甚至我都不曾发觉到……再来,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突然出现,到底要做什么?”御龙坐到决鹤对面的椅子上,想着今天种种不寻常。

    “在我看来,那个奇怪的女人出现的原因虽然我们现在还不清楚,但是她的动作敏捷招式凶狠,招招看似逗弄,却带了些凌厉的杀气,偏偏动作又是点到为止,似乎在试探,真的是很不简单的女人。御龙,你该不会……”该不会惹到什么黑社会大小姐了吧……晨晨不在身边,正值壮男又体力超qiáng的御龙,他不会……决鹤看了眼御龙,眼神里带了少许的谴责。

    “不会什么,不要随意猜忌,小东西这样也就算了,你也这样……我现在想的都是那种莫名的让人觉得不舒服的视线,虽然我们都没发觉那视线从何而来,但是我肯定,他的窥视对象是我们,整个事qíng这样的发展下来,让我觉得,今天所遇到的那个女人,似乎出现的并不偶然……”不是不明白决鹤的视线代表什么,不想解释,因为你没有质疑我的权利,我没有惹上过女人。

    “没错,那女人是为了试探我们的实力而来的,御龙,你是不是惹上什么人,仇家打算找上晨晨?”决鹤审视着低头沉思的御龙,然后心里开始算计如何才能保他完全。

    “我暂时还想不出来,不过,决鹤,这件事jiāo给我,你不要去查,不要再回拿那家店,你的任务就好好的保护好小东西,等明天回去,我第一时间我会把帝派过来,有你们两个在他身边随护,我想我可以安心许多。”

    左思右想也想不出来到底什么人会过来这里找上小东西,因为没人敢,大马那些敌手都知道,惹上御龙哥尚还有一线生机,如若惹上御龙哥的心肝宝贝,那么就是自寻死路,所以几次试探下来,见过因为御龙哥赶尽杀绝的手段迫使当初的大马极道彻底洗牌,几乎人人自危,所以才让自己落得一个教父的名声,所以,怎么也猜不出谁向天借了胆子敢来找上小东西。

    “帝?你打算派帝过来,那新加坡那边怎么办?‘居然为了小东西打算动用一直藏于暗处的替jīng刺盟统领整个新加坡极道的杀手老大-----帝,御龙其实很担忧吧。担忧他的小东西。怕他手受到伤害……不过……帝如果来……这里,不再是两个人了……

    ‘

    “新加坡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有安排,决鹤,如果可以,我宁可自己守在他身边,但是我不能,jīng刺盟暂时离不开我,所以,他……”眼睛望向紧闭的门扉“我就把他拜托给你了,只要我忙完手边的事,我就立刻赶回来,现在似乎危机四伏,所以你不要太纵容他……该骂他就骂他,真的不听你的话任xing妄为,你随意吧……”这句话的意思改明白吧,如果再任xing,该打你就打,不要顾及我,现在这个时刻,你太柔软,管不了这孩子,也护不住这孩子……

    “嗯,我知道了,我会因事而定,不会太纵容他,御龙你放心,我在,晨晨在……即便我死,我也会努力保全他……”决鹤点点头,然后两手一摊“你明天什么时候走?”

    “凌晨3点的飞机……”御龙看看墙上的挂钟,还有10来小时的时间可以逗留在这里了,也还有10个小时,可以和小东西相伴。

    “这么早?要他送你吗?”抬眼已经知道答案,你如何舍得让他牺牲睡眠和你去机场别离,只是,如果他不能送你,他会更难过。

    “你知道的……”微微一笑,然后起身往房间走,大手搭上门把手的御龙突然的回头看着低头沉思的决鹤“决鹤,这件事不要让他知道,我不想让他无谓的恐慌。”

    “是……我明白的……”重重的颔首,然后抬脸看着得到自己答案的人,转身走进他的,不,应该算是他们的房间。御龙,不止你不希望他无谓的恐慌,我也一样,我也希望他在我给他虚幻出的纯真的认人世,继续快乐的单纯的生活,你想要他长大,而我,想要他……继续单纯……永远单纯……

    这间套房,住着两个人,两个房间,两张双人g,却只各自睡在自己的世界,这张沙发,这台电视,是我和你经常窝在一起打发夜晚的地方,我和你倚着肩膀,看dvd,看娱乐节目,一起哈哈大笑,又或者一起感伤,那张餐桌,我和你两个人的餐椅,一直的都是我和你,却真的无法形容成我们,只是我是我,你是你,这个世界里,他很少停留,但是这个世界里,他一直不曾离开,也不会离开,我早知道这是最现实的事qíng,可是为何我,总是无法放手,甘心qíng愿的替他守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