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其他小说 > 霸道酷情人 > 正文 第39章
    这个世界上的可怜人不止一个,需要帮助的也不止一个,会让人心疼的孩子更是不止一个,我们谁都不是上帝,管不过来也顾不上几个,对于我们这群活在黑暗中早就没了所谓的良心的人。只看着、护着,管着一个你保持纯净不学坏、不被人欺负就已经很难了,我们不想再去把这点悲悯的心肠分出一部分给谁,只给你一个就够了,别人我们也犯不着。

    “行云哥……”完全没有任何支持的上诉是彻底失败了,晨晨皱着眉头看看屋子里的人,再转头看看不cha话只是聆听的御龙,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溃败的倚上他的胸膛,微微的闭上眼睛,我只是……我只是……想让他和我一样嘛,在可怕的事qíng降临到头上时,会有天使帮他……就像有御龙帮我一样,哪怕是个会打人又堕落还凶巴巴的霸道黑羽毛天使,但对于我来说,御龙也是救我的天使啊……为什么我的身边会有御龙出现,而他就不行呢?我只是想帮他一把,这都不行么?

    “我只是希望会有天使救他,而不是魔鬼,不要是魔鬼……”

    会有天使救他?是啊,你不是救了吗?“咦……小东西……就算你不救他,你也是个笨天使……不用这么舍命帮人来证明吧。”jk摇摇头,天使,天使就是一个虚幻的名讳,就好像你这小东西,看着多天使的宝贝儿啊,气人的时候照样把人气得半死不是?

    “jk,晨晨不是这个意思,他是觉得,他和那孩子境遇差不多,他自己,因为有我们护着,少了很多磨难,所以,这小东西希望那孩子可以和他一样,有人帮他出困境。是吧,宝贝儿!”御龙的视线是温柔的,温柔的能捏出水来,这两年小东西这个称谓叫的少了些,大多数时候,喜欢叫他宝贝儿,也许真的就是个宝贝儿吧,其实小东西不是没长大,只是他的心始终保留着一片净土,忘了哪本书说过,无知者无畏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危险,良善者无畏是因为他们坚信世界是光明的,这小东西,虽然看上去傻傻的,但是他并不是无知,他只是善良,单纯,他眼中的世界都是爱和光明,所以,他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魔鬼。

    小东西,你知道吗?你做不成天使,因为天使他们知道什么是魔鬼,他们甚至会和魔鬼ròu搏对抗,而你不行,你就是个人,一个好人,仅此而已,可就这么个仅此,却都已经很难找了,傻呼呼……笨蛋……世间第一的老好人、大笨蛋、小傻瓜……

    “这个……这个不重要吧!”如果是这个理由,那么大家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不知道当年到底哪根筋不对,也许就是看着小家伙很乖很可爱很甜蜜,所以就纵容着御龙打破了所有的规矩来疼爱他,而且不止我们而已,就连一向严厉的老爷子,都和小东西笑闹到一块,对他慈爱的不得了,其实,这小东西,不只是对于御龙是特别的,对于我们一样是特别的不能再特别了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御龙,出来,我们几个商量一下。”司麟皱了下眉头,这理由貌似牵qiáng了些,可是却符合这小东西的心态,毕竟,这孩子,善良到了傻气的地步。

    “司麟哥……你会帮我对不对?”听见司麟的话,晨晨睁开眼睛,双眼冒着闪亮的希望的光辉看着司麟,是要帮我吗?如果司麟哥帮我,那就没问题了。

    “就此一回,下不为例。”司麟看见那讨人疼的小表qíng不由自主的扯开了嘴角,这孩子,真的是很难被拒绝,难怪一直把御龙吃得死死的,那样静清澈的毫不掩饰着自己的渴望,□luǒ的真实是最难以让人抗拒的。更何况,他每每坚持的,其实都不为了他自己,这样子的人,该说他善良还是傻,难分对错……

    “司麟哥……”

    “司麟……”

    “真不能这么宠着他……哎呦……”

    一致的哀声同时发出来,真是的,揍他就是为了让他听话,怎么打完孩子反而纵容他了,御龙和司麟,这是怎么当哥哥,怎么当家长的?

    “我说了就算,都不要再说了……”

    “太好了,耶……啊----疼~~”听见司麟的话激动地蹦起来的晨晨立刻尝到了乐极生悲的下场到底多不好受,这大幅度的动弹扯疼了自己的伤处,而且,还真不是一般的疼,臭御龙,大笨蛋……一次揍得比一次狠,越来越不疼我了。

    怨念的小眼睛望着御龙,然后gān脆再来一次,扑肩膀,开咬?咬唇?呃……段晨阳,你怨念了半天,报复的方式就是投怀送抱附赠香吻让别人吃gān抹净啊。

    “咦,小东西,明明是司麟哥迁就你,你gān嘛对着御龙献吻啊,要献吻也得对着司麟哥啊。”jk看见这御龙在大家面前享尽艳福,不由得促狭“哎呦呦,还真是骗个年纪小的老婆幸福啊,不过小东西来的时候还不算小,撼雷,明天我们去孤儿院,我挑个幼稚园的和备用,最好是小东西的同班同学才好了。”

    “我没不是幼稚园的小孩…… 我抗议……”幼稚园?我的同班同学,我都念大二了我,居然说我还在念幼稚园……

    “就是,jk,你搞错了吧,我们小东西怎么会是幼稚园的小娃娃,根本就是保育院的奶娃娃,一身奶味,说话也奶声奶气的……”看见小东西气红了脸,撼雷决定,既然自己差点被这孩子吓死,那么不cha一脚玩他一次还真对不起自己。

    “保育院?我以为我是他的保姆呢,总得抱抱……”行云也跟着参合参合。

    “呜呜呜……行云哥也欺负我……”为什么连行云哥都欺负我呀,为什么呀,呜呜……捂着眼睛,装哭的晨晨gān脆……撒泼到底……

    “御龙啊,你还不看看你家宝贝是不是尿布sh了,怎么哭得这么厉害?”司麟cha上……

    “你们,啊……御龙……”娃娃音再现……小东西抱着御龙脸红耳赤,换尿布?我才不是戴尿布的小屁孩……

    “孩子他爸……快去抱抱,宝贝儿委屈了……哈哈哈哈哈……”真好玩呀,御龙家的小东西,最好玩!

    小时钟,快快跑,宝贝睡觉觉!

    “司麟哥,”好不容易把挨疼的小东西哄睡着了,御龙才溜出房间走到他们专属的会议室,一进去就只看见司麟一人在等着他“他们人呢?”

    “该gān什么都gān什么去了,不是什么大事,不用大家再聚在一起开会了,小东西睡了?”司麟抬头看了御龙一眼,然后拍拍自己身边的椅子“御龙,坐这,我们谈谈。”

    “我知道这孩子又让你为难了,司麟哥,我会管教他,至于那个孩子怎么处理,司麟哥你不用知会他,我会按照规矩办事的。”自来了司麟哥就因为小东西为难,现在还是……不过,一个外人的事,没必要这么认真,连懵带骗就把小家伙忽悠过去了,简单得很……

    “御龙,晨晨今年21了吧。”司麟没接话的岔开了话题。

    “恩,21了……”御龙点点头。

    “21了,御龙,你还记得你21岁的时候什么样吗?”21了,16岁来的时候,这孩子就因为家教很严所以这感觉上就比同龄的孩子幼稚,来了这五年,御龙的家教恐怕比张爸张妈管的还严,保护得更周全,疼爱宠溺也更上了一层楼,才让这小家伙一直都没有真正的接触过人xing的可怕,虽然现在独自在台湾读书,可是决鹤照料的细致程度比御龙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么一来,看似的独立其实还不过就是表面东西,于是五年的时光过去,这孩子还是还是个哭哭啼啼的奶娃娃。根本没长大!

    作者有话要说:晨晨很可恶吗?我觉得不是……我写的晨晨,并不是可恶的小孩,每次任xing之下,都有着善良的内在,看一个人,要看心,看文,要看因由,争执的背后,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原因,坚持着的身体里,有着的,是怎样的灵魂,要仔细看清楚……

    御龙,就是因为看得很清楚,才会纵容看着真的讨厌死了的坏孩子,司麟也好,行云也罢,又或者故去的老爷子,他们对晨晨的放纵和疼爱,都为了什么,亲爱的们,看得清吗?会不会比他们看得更透彻呢……

    暗黑的世界里,需要一抹阳光,枯萎的玫瑰,也需要一滴水露,被葬在选血路之上的青葱岁月,需要被圣水来洗涤,酒jīng擦拭伤口,热辣吻着狰狞,本就两极,可是,此时此刻,他们在争斗中,疼痛中,却又让一切都在愈合……

    那么,晨晨和御龙,谁对谁错,谁更能掌控谁,这重要吗?晨晨没有学坏,而御龙却越来越善良,脱掉了狂肆的外衣,露出了温和的内在,那么,晨晨再多人xing几次,又能怎样……又有什么不对不好……有的时候农夫和蛇,东郭先生和láng的事qíng,总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可是,我们就因为这样,看着眼前一个人垂死挣扎,却选择袖手旁观吗?这样……就对了吗?

    晨晨的善良,和他的无畏,不是因为他无知,而是因为,他尊重生命,尊重人xing,他,人xing、固执、甚至可恶了的外衣下,是一方净土,一方让所有为了他疲惫的人都觉得幸福和祥和的净土……在那样的净土里,只有橙色的温暖,透明色善良,淡淡天蓝色的和缓,樱花绯色脆弱的美丽,huáng色的,耀眼的信任,我想……在晨晨身边,无论多苦多累,cao碎了怎么样的心,都该是幸福的彩虹天堂……

    我想说的,我说完了……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爱qíng,有些争执,都要用心去体味,一千个人眼睛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们谁也说不清,路----要怎么走,才能轻松的触碰晴空,而我知道的是,人----失去了善良,便真的----触碰不到晴空,我,无论做了多少次农夫,被多少条蛇咬了多少口,我也还是想要去温暖一些在寒冷中冻僵的人,或许……我就是……这样傻傻的……择善而固执吧……

    第十五章

    “我?21?不就那样吗?打打杀杀的……”

    “嗯,你15岁的时候就知道一枪把威胁到你自己生命的人gān掉,那小东西呢?御龙,你不觉得小东西太幼稚了吗?都21岁了,还这么……我不说他和你哭鼻子撒娇,那是你们小两口的事,可是他现在还这么看不清楚人xing,天真的几近愚蠢了,他的一双眼,根本就分不清眼前的人是朋友还是敌人,危险不危险,这样的他……早晚有你护不住、管不了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