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玄幻小说 > 我是天山童姥 > 正文 分节阅读_16
    正常自若,只是躲闪的眼神昭示着内心的不平静:“你,别跪着了,你的大哥和三弟来了!”

    虚竹看向她的眼底,轻轻勾唇:“大哥和三弟来了?可是,我还在等着杖刑。”

    一句话已经让若言彻底抛开矜持,一把揪着他的衣领:“哪还有人给你施刑啊,他们都去前院看武林大会了,所有人都要讨伐你大哥,还不去帮忙?”

    讨伐大哥?

    “真的?”

    若言点点头,书上说的,当然假不了。

    “那我们快去!”他忙站起来,拉着她的手欲走,却又像想起什么,“言言,你刚刚怎么不叫我虚大哥?”

    虚大哥?

    “这个称呼,呃,我很不习惯。”她又开始扭捏,小脸微微泛红。

    “不习惯?”他笑得邪恶又迷人,“可是早上你叫的很顺口啊?”

    轰!小脸顿时红的像个柿子:“你,你!”

    他居然逗她?虚竹越来越可恶了!

    又羞又窘的欲夺门而逃,却被他两步追上,抓着她的细腕往怀中一带,紧紧的从后面将她环抱在怀里。

    薄唇贴着她的耳际:“叫一声虚大哥可好?”

    热乎乎的气吹得她耳际又痒又麻,整个人都软软的瘫在他的怀里。

    早上的纵情是自己身不由己,当初的感受已丝毫记不起来,可是现在的暧昧却是深深震撼着她的心脏,砰砰砰砰!

    他见她虚弱的靠着他,一句话不说,不觉轻笑着将冰冰的脸贴着她滚烫的小脸,低哑着声音:“为什么不叫?”

    砰砰砰砰砰!甜甜的紧张感涌上心头,要命!她快要心脏麻痹了!

    “虚,虚……”好别扭。

    听的人更觉得别扭,嘘嘘?

    他失笑着皱眉:“是虚大哥!”

    看她垮着小脸,算了,“你先熟悉熟悉吧。”说着,松开了她。

    她站直身体,松了好大一口气。

    温热的大掌拉起她的小手:“不是要去找大哥和三弟吗?你怎么还傻站着?”

    她抬头,视线立刻被那迷人的笑所吸引,怔怔的盯着那近乎祸国殃民的笑容,心脏再次麻痹!

    *

    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的胳膊内侧,嘶!疼!

    疼就对了,谁叫她这么花痴,就像没见过男人一样。

    看着面前黑压压的人,虚竹不禁问身边表情百变的若言:“大哥在哪里?也没看见三弟!你不是说他们来了吗?”

    “呃,是你的同门师兄弟说的,我听来的。”推卸责任,简单!只要他正常,别总是勾引她,她也可以如常一样的冷静。

    他狐疑的看着她:“不是你为了不让我受杖刑,而找得借口吧。”

    “不是,当然不是!”她连连摆手,“你等等,他们马上就来!”

    虚竹又将视线转向前院,总共有三队人马,丐帮一队,丁春秋一队,还有一队是乌合之众,为首的倒是个名人——慕容复!

    慕容复显然也看见了他和若言,阴沉着脸,视线死盯着两人交握的手上。

    虚竹显然也觉察到慕容复的不善目光,勾唇浅笑,炫耀似的将她又往身边拉近了些。

    二人没有等来乔峰,却等来一阵长笑:“哈哈哈……,中原武林就爱以多欺少,难道少林要让这么多人围攻我鸠摩智一人吗?”

    “鸠摩智?”若言惊呼。

    虚竹皱眉盯着她的小脸:“你认识?”

    啊?他这是什么表情?好像她是红杏出墙的老婆似得。

    “不认识!”这也是事实。

    “那你为什么叫这么大声?”

    “哪有,我说虚虚……”

    “不要叫我嘘嘘!”

    “呃,虚,大哥,你不要太认真嘛,我只是听说过他的大名而已。”陪笑似的说,怪了,她又没有做什么错事。

    少林的方丈迎了上去:“鸠摩智大师,不巧的很,我寺正欲与武林同道召开武林大会,切磋武艺之事,可否暂缓?”

    若言死盯着方丈,他就是虚竹的爹?好丑,不知道这么丑的和尚怎么生出这么俊的儿子来,难道是母亲的血统好?

    一个很猥琐的红袍和尚,站在众人面前,扫视了一圈:“不,就在这中原英雄面前切磋!让天下人都知道,是你们中原的武功好,还是我们西夏的武功好!”

    这个秃驴是她第二个讨厌的人,排行第一的是慕容复,之所以把他排第二是因为到最后的时候,他改邪归正,而慕容复依旧死性不改。

    扯扯身边的虚竹:“嘘嘘……”发现他正警告的瞪他,忙咧咧嘴改口:“呃,虚大哥,你去教训他,他不是你的对手!”哎,还是叫贤侄的日子爽啊。

    “我?”他指着自己的鼻子。

    小脸满怀期待的点点头。

    可惜,有人生生的打断了她的期待:“鸠摩智大师,想切磋武艺,晚辈奉陪可好?”

    我是天山童姥正文 第二十七章 群星聚合

    若言看着手摇骨扇,一脸自信满满的慕容复,他要单挑鸠摩智?

    为什么?

    看了看在场那么多的人,她了然,慕容复、丁春秋等人来少林的本意是为了重选武林盟主,现在有外族人挑衅,他自然是要表现一番,博得中原武林人士的赏识,以此招兵买马。

    他的武功只数中上,就靠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混点名声,巧的是这招又是近距离对付绝顶高手的绝妙一招,像是段誉的六脉神剑,属远处攻击,就让他无计可施,但是鸠摩智……,若言轻叹,慕容复的算盘,打得好!

    唇不着痕迹的轻扬:想出风头?没那么容易!

    鸠摩智上下打量了一番慕容复:“如此青年才俊,让我想起了南慕容,北乔峰,不知你是哪位?”

    慕容复抱拳:“在下正是区区慕容复。”谈笑间的淡定自若好像他真有几斤几两一般。

    若言扯着虚竹,挤到人群的最前端,脑子里已闪过无数想法。

    慕容复的眼余角看见若言的走近,不动声色的又抱拳道:“不知鸠摩智大师是哪里人,擅长什么兵器?”

    鸠摩智眯着眼摆摆手:“小僧乃西夏国师,至于兵器,嘿嘿,赤手空拳。”

    慕容复暗笑:正合他意!

    若言微微皱眉,低声喃喃道:“西夏国师?不是吐蕃的吗?”

    虚竹听得真切,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若言吃痛的抬头,看见他满脸不语:“你不是说你不认识他的吗?”

    啊?

    呵呵傻笑两声:“真的不认识,只是,听说过!”

    “真的?”他盯着她的眼睛,似乎要探究她说话的真实度。

    他的表情很认真,慌乱又带些紧张。

    他在吃醋?

    若言看了看那个光头的鸠摩智,长得虽然比较有英气,但是年纪怎么看也快奔四了,她怎么可能会看上他?

    突然,她想通了一点,然后嘴角不受控制的抽cu两下,这个虚竹,不会以为她对和尚有特殊的癖好吧?

    她哭笑不得,无奈的轻叹:“我真的不认识,不信,你把他叫过来,问他认不认识我?”看着他眼底的疑惑渐失,她突然心生捉弄的笑道:“虚大哥,你是不是在吃醋?”

    他脸上微红,不自在的看向别处,许久才又调回视线,无比认真的说道:“是!”

    这下,换做她调转视线了。

    “言言!”他不顾有众人旁观,只手勾回她的下巴,“你呢,你在乎我吗?你喜欢我吗?”

    砰砰砰砰!

    心脏又要频临麻痹。

    她微微皱眉,她终归是要回二十一世纪,况且,虚竹还要跟西夏公主相遇,这不,西夏国师都来了,估计西夏公主也不远了。

    至于是否在乎和喜欢,她低垂眼眸,虚竹看的心焦,拇指摩挲着她光洁的下巴,轻轻又问了声:“你,喜欢我吗?”

    她低垂的双眼满含笑意,唇角也无法抑制的上扬,傻瓜,她当然喜欢!

    内心躁动的因子膨胀着,她要承认!

    她本不是那种遮遮掩掩的人,抬头冲着他甜甜一笑:“我——啊!”

    摸摸被不明物体撞击的后脑勺,谁袭击她?

    转过头,发现慕容复正满脸阴霾的死盯着她。

    是他搞的鬼?

    莫名火起,他想干什么?不是在跟鸠摩智单挑吗?为什么要来打断她的真情告白?打死她都不信他也在吃醋!

    与此同时,虚竹也冷冷的盯着他:慕容复,他还没死心?

    而鸠摩智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要跟他单挑吗?为什么这个慕容复突然对一个小姑娘发出暗器?

    众人开始叫嚣:“慕容公子,让他尝尝中原武功的厉害!”

    “慕容公子,让他尝尝‘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乔帮主,让他尝尝降龙十八掌的威猛!”

    ……

    全场鸦雀无声。

    刚刚,是谁叫了声乔帮主?

    沿着众人的视线望去,那个一身黑衣,器宇轩昂的不是乔峰是谁?

    场面顿时峰回路转,转眼间成了乔峰大侠的欢迎会。

    若言心头一热,激动的惊呼:“乔峰来了!”

    虚竹闻言眼眸一暗:她,还是更在乎大哥?

    名人出场,就是不同凡响,这让若言想起了国家主席下乡视察,那场面,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只是,唯一不同的,主席视察不会随身携带女眷!

    阿朱一脸幸福的笑容,纤纤玉手轻挽乔峰的胳膊,跟着名人享受众星捧月的感觉。

    二人身后突然挤出一个白色人影,一阵风似的冲向慕容复身后的王语嫣。

    停下来一看,原来是段誉!

    这家伙,也只有在见到美女的时候,一身奇妙的功夫才能得以发挥。

    “王姑娘!”他傻傻的叫了一声,望着王语嫣的脸充满迷恋。

    王语嫣一改往日的冷淡,轻轻笑道:“段公子!”

    一声“段公子”顿时让段誉的七魂飞了六魄。

    若言欣慰一笑:真好,大家似乎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这时,从丐帮的里面挤出一个娇小的紫衣女孩,冲着人群大声嚷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