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玄幻小说 > 我是天山童姥 > 正文 分节阅读_20
    他的大掌反手握住,抢回酒杯:“你要收美男?”他盯着她的小脸,握着她的手没有松开,只是越握越紧。

    她干笑两声:“是要收,但是……”

    不待她说完,他用力一拉,将她拉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紧紧的扣住她的腰肢:“想收几个?”他黑眸如谭,望不到底。

    “越多越——不好。”她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面对他,她总是会把想法脱口而出,她忙着解释,“你听我说,我不是为了……唔。”

    解释的话消失在他的吻里。

    他一手扣住她的后脑,一手紧揽她的腰肢,让她完全的承受他的吻,他的舌头长驱直入,在她口中攻城略地,他口中的酒香和激情瞬间席卷了她所有的氧气与神志,这个吻急切而不安,隐隐透着他的恐惧,她有他还不够吗?怎样才能成为她的唯一,怎样才能让她只重视他,只在乎他?

    脑子里想着,手上越紧的拥着她,唇舌更加激烈的与她纠缠,呼吸越来越急促,吻滑过她的耳际,他低喘着:“言言,我中毒了!”

    我是天山童姥正文 第二章 何谓美男

    呃,中毒?

    他舔吻她的耳垂,要命,什么时候他这么会**了?

    轻咬她的耳垂:“我中的毒就叫若言,解药也是若言,说吧,你是想我死,还是给我解毒?”

    窝在他的颈项,她心狂跳,这么现代味道的情话是谁教他的?甜蜜的虚荣充斥心中,她又要心脏麻痹了!

    “说啊,要不要解救我?”他啃噬她的白皙的下巴,用力吮吸她的颈项,满意的看着自己种下的一个个红色草莓。

    她迷蒙着双眼,轻轻的呻yi,仰着头承受他甜蜜的肆虐:“怎么,解救?”意识有些游离,小手虚弱的搭在他的肩上。

    “你喜欢我吗?”他开始解开她腰间的衣带。

    “嗯,喜欢。”她有些贪婪的嗅着他的味道,感受着他在她唇颈上造成的酥麻。

    “只喜欢我一个可好?”他轻轻退下她的上身衣衫,露出一片雪白,唇也跟着贴了过去。

    “嗯,好。”她全身微微颤抖,身体曾经经历的激情让她又熟悉又陌生。

    他心里一动,轻叹一声,再次狠狠的含住她的唇,不安已退,代替的是浓浓的**,他贴着她的唇瓣呢喃:“那,为我解毒好不好?”

    “嗯,唔,好。”他说什么都好,只要别停下来。

    他勾唇轻笑,蹭的横抱着她站起来,向东厢房走去……

    *

    昏暗的房间里传来阵阵暧昧的低喃和怡情的小吵。

    “嗯,饶了我吧,我不行了,不能再要了……”几乎哀求的呻yi与哭诉。

    “才三次而已。”男声沙哑无比,“说,你爱不爱我?”

    “爱,爱你,唔……”

    “那保证只爱我一个?”带着诱哄的声音粗重的喘息。

    “只,只爱你。”

    “那,不准找美男!”

    “唔,嗯,……”

    “说啊,你不会去找美男。”男声焦急的催促。

    “嗯,不找,嗯……”

    “真乖,我们再来一次!”

    “啊!你坏,你坏……”

    ……

    *

    翌日,若言顶着熊猫眼无精打采的来到客厅,那个可恶的虚竹,平时真是看走眼了,以为他是羊,其实是只披着羊皮的狼,前一晚差点在床上折腾死她。

    阿朱和王语嫣早已坐在客厅喝茶,看见若言进来,不禁好笑:“言言,大热的天,你为什么在脖子上围丝巾啊?”

    若言不自在的将围巾理了理,遮住颈项上的斑斑吻痕,都怪虚竹,居然这么猛,想到昨晚的激情,不禁脸红,支吾着:“我,觉得这样比较好看,好看。”

    阿朱和王语嫣对视一眼,“扑哧”笑了,阿朱鬼精灵的转着眼珠:“言言,昨晚,你是不是哭了?”

    “没有!没有!”她忙着否认,不会吧,难道他们都知道她被吃了?而且被里里外外吃个无数遍?

    王语嫣已经有些羞红了脸,若言暗暗叫衰,这帮人真没道德,哪有偷看别人……呃,那个。

    阿朱看二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也就转移话题:“那言言,你昨天所说的狂揽美男的事,还要继续吗?”

    “当然!”这可是为了灵鹫宫的传宗接代大计,昨晚她也有跟虚竹好好解释过,经过她的软磨硬施,外加蹩脚的美人计,虚竹终于答应可以找,但是要通过他的审核。

    “你还没死心?”

    若言看向门口,说话的是段誉,跟在他后面的正是虚竹、乔峰、鸠摩智等人。

    虚竹浅笑着走近她,扯扯她颈上的纱巾:“不热吗?”

    她狠狠的瞪他,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他干的好事?

    他笑得开心,凑向她的耳朵:“昨晚睡得可好?”

    好个鬼!她又理了理纱巾,用鼻音说道:“喏,找美男的事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他答应的爽快,众人皆狐疑的看着他,虚竹居然如此大方?

    *

    自从少林寺武林大会之后,天山童姥已成为江湖上最火的人物,那绝美的容颜,出神入化的武功,连南慕容都为了她要死觅活,人人都想一睹其芳容,无奈不晓得灵鹫宫到底在何处,只得作罢。

    突然传出她要广招美男为灵鹫宫弟子的事情,江湖人疯狂了,江湖男人纷纷梳妆打扮,盛装而行,江湖女人个个摔桌砸椅,愤恨不平,但是论美貌,比不过,论武功,更没得提,只能眼睁睁着一个个还说得过去的美男纷纷去往灵鹫宫。

    虚竹等人在灵鹫宫所在的山下关卡处设了个招新客栈,由虚竹亲自把关,四剑从旁协助,至于姥姥本人,哎,惨,关在灵鹫宫里发呆。

    “姓名?”虚竹淡淡的开口。

    “摘星子。”四剑们偷偷的笑,这个还不错。

    虚竹抬头,这个人好像在哪见过:“门派?”

    “星宿派。”

    星宿派?哦,阿紫的大师兄来着:“不合格,请回!”

    四剑垮下脸来。

    “为什么?”摘星子不服气。

    “因为,姥姥说过,近亲不能结婚!”星宿派和灵鹫宫归根结底不都是属于逍遥派嘛。

    ……

    “姓名?”

    虚竹抬头看了对方一眼,不待其回答,马上又道:“停,不用说了,你可以回去了。”

    “为什么?”

    虚竹淡笑:“因为,你长了一对桃花眼,姥姥说,命犯桃花的人,不可靠!”

    ……

    “这个好,这个好!”四剑门看着面前应征的人,兴奋不已。

    好?那他要看看,虚竹抬头,端详了半响,复又低下头去:“请回!”

    “为什么?”这次开口的是四剑。

    “因为,他的两个耳朵长得不一样,不算美男。”

    四剑眼皮狂抽cu!

    虚竹内心轻笑,这么美的男人带上灵鹫宫就是个祸害,没准哪天言言的魂被他勾了去,千万,留不得!

    ……

    经过一上午的辛苦筛选,总共留下了七个人,四剑们在七个人的脸上转来转去,相视一眼,皆轻轻的叹了口气,哎,这样的也算美男?掌门的眼光实在独特,不过还好,看样子都是老实可靠之人。

    一袭白衣突然停在虚竹的面前,一股淡淡的香气传来,虚竹不觉抬头,看清了来人,他勾唇轻笑:“你也来参加?”

    对方轻哼:“有何不可?”

    虚竹站起身来与他平视,唇上笑意不减:“欢迎之至!”

    我是天山童姥正文 第三章 美男袭

    来人笑得自信无比:“我就知道你没有拒绝的理由,堂堂南慕容愿意屈居为灵鹫宫的弟子,世间,还有这等便宜的事情吗?”

    来人正是大伤刚愈的慕容复。

    虚竹点头道:“是,我确实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是这事最终还要姥姥做最后的决定。”

    “姥姥?你说言言?”慕容复漾起一抹挑衅的笑。

    虚竹眉头微蹙,面上仍是笑意不减:“是言言。”这么亲昵的称呼从慕容复的嘴里说出来让他很不舒服。

    他本不是个爱计较的人,但是面对言言,他会占有欲特别强,面对慕容复,他会心眼变得特别小。

    “她在哪里?”慕容复轻摇羽扇,四周环顾。

    “她跟王语嫣王姑娘在灵鹫宫。”虚竹意有所指的说,看到慕容复的脸色微变,嘴角轻漾满意的笑,“我三弟也在那里。”他不信慕容复听到王语嫣和段誉在一起真的无动于衷。

    慕容复回神,轻笑着摇头:“是吗,那更好,我可以心无旁骛了。”说着,挑衅的看着虚竹。

    拳轻轻握起,这战帖下到头上来了,虚竹从齿缝里挤出了一句话:“那你可知,她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

    摇扇的手微抖:“你说,什么?”凤眸眯起,眼露精光。

    “你确定要我重复?”

    他的动作好快,慕容复纠结着眉,短短不足半个月而已。不过,是他的人又如何,没有他慕容复得不到的东西,江山如此,女人,亦如此。

    *

    当虚竹领着一队他“精挑细选”出来的美男赶回灵鹫宫,若言激动不已的奔出来,迎面碰到四剑,兴奋无比的说道:“怎样,收获如何?”

    四剑面面相觑,均轻轻摇头:“尊主自己看吧。”哎,怎么说呢,唯一一个让她们满意的,还是奔着尊主来的——慕容复。

    扒开四剑,就看见虚竹站在那里冲她笑,她跑过去扯着他的衣袖,小心翼翼的说:“你没有让我失望吧?”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说着退开身子。

    若言瞪着他身后的男子,长大了嘴巴:这就是所谓的美男?

    沿着美男队伍一个个的向后走去,每走一步,眉头都要狂跳几下,她要崩溃了,难道说整个江湖除了乔峰、段誉、虚竹、慕容复就没有帅哥了?游坦之都比这些人好。

    走到最后一个,她不觉站住了,这个人是很帅,只是,却是她很不想见到的一位。

    她扭头欲走,被慕容复一把拉住细腕:“好久不见。”

    扭头干笑两声,欲抽回手腕,哪想他握得死紧:“我也加入灵鹫宫旗下。”

    “好,好!”继续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