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穿越小说 > 半裸江山 > 正文 分节阅读_72
    我摇头:“回不去了,蛇蛇,我们都回不去了。”

    眼镜蛇的身体瞬间僵硬,缓缓拉开我,用那双渐渐凝聚阴气的眸子紧紧盯着我,却又慢慢恢复成醉态,嘟起红唇,傻笑道:“那我就跟在山儿身边。

    山儿……山儿……

    山儿,我跟你讲哦,从你走之后,我就好后悔。

    我怎么能说出那么多狠毒的话呢?我怎么能不相信山儿呢?让山儿伤心了,所以山儿才不要我的,都是我不好。

    山儿,告诉你哦,有一天,我去后花园溜达,听见两个小太监在讲笑话,真好笑,呵呵……我当时没出声,故意听完了才走出的,就想着,要是讲给山儿听,山儿一定喜欢,一定会笑,一定让我亲小嘴巴。

    山儿,我给你讲讲,可有意思了,听完后,你一定让我亲嘴巴。

    可,山儿被我气走了,不要我了……

    山儿,你知道吗?一个人的床,真冷。

    山儿,我想你了,这里,这里,这里,都想……”眼镜蛇胡乱地在自己身上拍着,或娇或嗔的展露媚颜,与我话着家常,就仿佛分别很久的老夫老妻那样,总有说不完的事要讲,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于是,没了章法,东扯一下,西撞一头。

    听着眼镜蛇给我讲笑话,给我讲自从我走后,他都做了什么,都发了什么脾气,又听见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事儿。

    听着眼镜蛇告诉我,他的每一寸血肉,都想我,念我,爱我……~

    八十一。奴命有为

    一夜露营,天当被,地做毯,旁边还睡了一条冷冰冰的蛇,紧紧扯着我的小手,包裹在自己的手掌心,还将那颗蛇头枕在我的小肩膀上,压成了血液循环不顺畅的全麻现象。

    这期间,狮子来过,月桂来过,罂粟花来过,白莲也来过,却没有人能闹过喝完酒的眼镜蛇,只要别人一拉我走,眼镜蛇保准儿发疯闹人!

    那架势,就跟玩命似的,狠着呢!

    最……惨不忍睹的……是……白莲。

    竟然被眼镜蛇咬了一口!

    就因为那细致嫩滑的小手,非要将我抱走,眼镜蛇趁其不备,咔哧就是一口,痛得白莲泪眼汪汪地,恨不得扑上去撕了眼镜蛇,彪悍得绝对意想不到。

    可惜,眼镜蛇是‘烙国’陛下,再这么着,也不能动手打,动嘴咬啊。

    僵持下,眼镜蛇咬住白莲的手指不肯松口,导致白莲咬牙切齿地望向我。

    我满头黑线,万般无奈地两指一运功,直接掐向眼镜蛇的腰。

    眼镜蛇一声闷哼,终是松了口,转而又躺在我的肩膀上,闭上眼睛,吧嗒了一下嘴,竟然恶毒道:“猪蹄味儿。”

    一句话,气得白莲直跺脚,恨不得一脚踹死眼镜蛇!最后,一甩袖子,一个转身,走了。

    世界寂静了,吃饱喝足的我和酒醉的眼镜蛇,就这么躺在草地上,睡着了。

    幽幽转醒时,就感觉有东西轻啃我的锁骨,当即一铁沙掌拍出,发出脆生生的肉击声,接着,我腰间一紧,转眼看去,只见眼镜蛇的脸蛋上,渐渐浮现出清晰的五指山。

    我伸手过去,对比一下那掌痕的长短宽窄,惊讶地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小手尺寸!

    转动眼珠子扫向眼镜蛇,但见眼镜蛇阴气狂涨,张开血喷大嘴,照着我的颈项,就咬了下来!

    “啊……!!!”沙哑的惊呼声从我喉咙里发出,成功吸引来守候了一夜的月桂,制止了眼镜蛇的偷袭行为。

    月桂从旁边冲过来,急切的问:“嗓子怎么如此哑?”又伸手摸了摸我的脑门,皱眉道“发烧了。”胳膊一横,将我抱了起来。

    眼镜蛇微眯了下眼睛,紧紧盯着我。

    我抬起左手,指了指眼镜蛇,笑道:“别挤眼睛了,有眼屎。”

    眼镜蛇呼吸一紧,瞬间转过头,大步走开,咬牙阴森道:“等会儿去看你。”

    我哑着嗓子,哈哈大笑着。

    月桂无奈道:“山儿,不去招惹他,可好?”

    我绝对无辜地反驳着:“我才没有招惹他,是他喝多了,非要和我聊天。”续而可怜巴巴地指了指自己的右胳膊,委屈道:“那蛇头真重,都给我压麻了。”

    月桂一边抱着我前行,一边用手指轻轻按摩着我麻木的肩膀,若有若无的叹息道:“山儿,该拿你如何是好?”

    我捏住月桂的下巴,字字认真道:“月桂,你是我的情人。他们,是过去式,也许,也有将来式。但,现在,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月桂的眼波变得动荡,缓缓萦绕出润泽的光华,用那绕指柔情圈圈将我缠绕,缓缓道:“但愿,山儿的将来式,一直是我。”

    我脑袋发胀的奸笑着:“看你表现喽……”

    月桂仰望着一片绿荫,轻声笑道:“包君满意。”

    在盈盈笑意间,我终于还是不负众望地病倒了。

    我发现,自己的体质非常不好,决定等小病康复后,好好的操练一番。

    这一发烧,又在床上躺了两天。

    生病期间,月桂整日围在身边,照看着。哄着吃完药后,依旧捂上我的眼,赠送清甜的吻一枚。看得白莲红了眼睛,甩袖而去。

    狮子和眼镜蛇都很忙,需要参加大小宴会,当着免费的三陪。偶尔来看看我,也是匆忙间又被人请走。

    罂粟花最搞怪,天天晚上等我快睡下了,才来看我,逗哏几句,然后又从窗户跳出,连拜拜都不说。

    第三天,月桂因长期不露脸,终是被狮子掐住,仍去了皇家晚宴。

    剩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盯着屋顶发呆。

    不一会儿,有人来报,说是四公主前来探病!

    乖乖,怪怪,我这么一个小太监,怎么能引起四公主的注意?看来,上心的人,是那个奶妈。

    果不其然,从她们踏入屋子的一刻,那奶妈就迫不及待地将眼投向床上,寻找那虚弱万分的我。

    当目光相撞时,她眼中划过复杂的激烈痕迹,却硬是被自己压下,微低着头,隐藏一切的外漏情绪,随公主步入屋子,来到床边。

    我似挣扎着要起来行礼,却被四公主制止道:“别……别起,就躺着好了。”

    我喘息着,躺在床上,虚弱道:“谢谢四公主。”

    四公主仍旧带着面纱,对我摇了摇头,道:“别……别……客气。”转而像想起什么似的,拉过奶妈,磕巴道:“这……这……这是我奶妈,晓娘。”

    我礼貌性的点着头:“晓娘好。”

    那奶妈眼含复杂的望着我,又扫视了一圈屋子,确定没有其他人后,才小心翼翼的试探道:“这位……小公公,是何许人?晓娘看着十分眼熟。”

    我一顿铺天盖地的咳嗽,虚弱的喘息道:“奴是‘赫国人’。一年前,饿倒在路旁,被宫里出差的大总管救了,带回宫中,便安生了下来。一场大病后,脑中记忆模糊,仿佛不记得很多事。”转而眼波莹亮激动道:“晓娘看奴眼熟?莫不是旧识?”

    奶妈眼孔一缩,转而幽幽道:“奴家生有一女,两年前出了宫,至今下落不明,看着面像,与公公到是有几分相似。”

    我微皱眉,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晓娘言词间,没有找女儿的急切,却在躲闪中,企图试探出我就是她的女儿?

    好,既然你想演戏,我就陪陪你也无妨。

    于是,我万分激动地从被子里爬起,颤抖得不成语调:“我……我……我是女儿身啊!”

    那晓娘呼吸一紧,身子僵硬在当场,却又瞬间扑向我,压抑地呼喊着:“小虫儿,娘的小虫儿……小虫儿……”

    泪,染了衣衫,大片大片地湿润了肩膀。

    这一刻,我变得动容,开始怀疑是自己不懂母女间的感情,而不是晓娘表现怪异。

    也许,晓娘正是因为太在乎,反而会让自己变得更加淡薄,怕承受失去的痛苦?

    虽然我的骨子里没有这样的亲情,但灵魂深处,却是渴望的。

    纤细的小手,几经反复,还是拍上了晓娘的后背,错乱地安抚着。

    待那晓娘哭够了,才抬起蒙胧的红眼,吸着浓重的鼻音,笑道:“小虫儿丢了记忆没有关系,只需在心里,记得有我这么一个娘就好。”

    我顺嘴问出:“那我爹呢?”

    晓娘微愣,道:“已经去世多年。”

    我点了点头,又问:“我怎么不在娘身边?”

    晓娘抚摸着我的发,缓缓道:“小虫儿犯了错,被赶出了宫,等娘去寻时,人已经消失不见。这两年,娘一直试着去找你,到处去打听,可总没有任何一点消息{ .4020.. },还以为……”说话间,声音又哽咽上了。

    我静静躺在晓娘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听着她的思念,没有开口询问,因为我,不懂这样的感情。甚至是有些惶恐的、不确定的。

    晓娘抚摸着我的发,慈爱道:“小虫儿出宫的这两年,公主日日挂念。”

    我睁开眼,向四公主望去,旦见那蒙面女子坐到床边,用极其普通的一双手拉起我的小手,激动得磕巴道:“小……小……小虫儿姐。”

    我点点头,又接受了一个莫名的称呼:“四公主。”

    四公主突然抱住我,哽咽道:“小虫儿姐,真……真……真是你,我……我看着你,就……就……就觉得像。”

    我勾唇笑着:“虽然不记得过去,但有个公主妹妹还是不错的。”

    晓娘却斥责道:“我们身份卑微,你怎可与公主称姐妹?小虫儿,且不可乱说,乱了规矩。”

    四公主忙道:“没……没关系的。”

    然后,时间呈现静止状态。

    半晌,晓娘幽幽道:“也不知道这两年小虫儿过得如何,所幸,眼见着这几天两国君主都来探望过小虫儿,看来渊源颇深,为娘甚慰。

    明天,小虫儿就要随君主回‘赫国’,为娘深为不舍,但也不能留你在宫中,坏了规矩。”

    我转过头,问:“明天就要走了吗?”难道说,已经定下来谁娶公主了吗?看来,这两天的病情,确实耽误了不少事儿。

    晓娘回道:“是啊,听公主说,在昨日酒宴上,就已经定了明日行程。”说话间,又哽咽上了。

    我心下一软,抬手安抚道:“那……我留下来,陪您一段时间?”

    晓娘微愣,虽面露喜色,却叹息道:“都是奴才,哪里来得那么多娇贵?都是身不由己啊。”转而嘱托道:“小虫儿,你可记得,千万别说我是你娘,别说自己是‘鸿国’人,不然,被人怀疑,可就无容身之所了。”

    此刻,有那么一丝的感动,悄然驻入心里,似是渴望的一缕阳光,就这么温暖了不知名的领域,将那被冷冻的亲情,化成了波光粼粼的三月溪流。我暗自嘲弄自己,即使嘴上说千万地不在意,其实,内心深处,还是渴望着那不曾拥有的亲情,想要体味这种血液的牵绊。

    点了点头,囔囔道:“谢谢……”

    晓娘环抱着我的手臂一紧,又缓缓放松:“别……这么说,终是为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