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穿越小说 > 半裸江山 > 正文 分节阅读_84
    若不在万籁具息的夜里,定然不会听出这份隐约间的真切。

    我企图从碎石中潜出,到洞口去窥视了一下真人容颜,却发现那女子竟然闪身进了假山洞口,慌乱地四下扫了一眼,便支身向外探出头去,仿佛在等什么人。

    哦吼吼吼------

    我突然觉得自己今晚压队了宝,站对了队伍,蹲对了大坑,顶对了帖子,来人不是她人,正是我们巨乳丰臀的玉淑媛!有趣儿,有趣儿,我的木珠儿,莫不是她放的吧?

    刚有所怀疑,洞口处便无声地闪身出现一人,那微风拂起鬼魅的发丝,风动腰身的流苏带子,端得是一只梨花压海棠,面若芙蓉窃玉香。

    此人,竟是-----罂栗花!!!

    我突然觉得,今晚的戏,没什么意思,甚至是苦涩的,发酸的,气愤的,说不明的!

    但见那罂粟花一指压在唇上。

    那包含促狭的语调,若情人间的呢语般,满是诱惑地轻嘘了声,示意女子不要出声。

    黑暗朦胧中,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却见那玉淑媛玉指一抬,便抚上了罂粟花的胸膛,划过胸乳的位置,轻佻地戏弄着-----

    我脑中瞬间化过个画面,想起了初入皇宫时,因我的许配问题,玉淑媛与罂粟花便异样相对;想起了在此假山旁,罂粟花走后,玉淑媛曾鬼祟来寻,却被我突然的出现惊出了慌乱;想去了我被文淑媛陷害在罗帐内时,玉淑媛的紧张与不安,愤怒与狂乱。

    难道说,他们有一腿?

    很显然,还是中间那条腿。

    我突然间觉得很不妥,甚至很糟糕,心里,竟然产生出一种非常微妙的,却又异常刺痛的错觉,就仿佛狮子的背叛,眼镜蛇的不信任,月桂的不割舍一样,让我即清晰又模糊的意识到了什么。

    手,不自觉地抓紧碎石堆,一不小心竟然变成了大力士,根掰了一大块下来!在这样连喘息都显得异常小心的空间里,赫然是一声巨响!

    罂粟花低喝一声:“谁?”便身如闪电般向我所隐之处袭来------

    九十四几死几生

    我知道避无可避,索性往地上一躺,含糊地哼了声,"嗯……"

    罂栗花如铁爪的手瞬间改变了力道,伸手将我扶起,焦声唤道:"山儿!山儿!怎么了?"见我仍旧昏迷不语,便长臂一圈,将我抱起,急急往洞外蹿去。

    同时,那玉淑退却竟然悄然无声地潜出了山洞,就仿佛从来没有出过般,消失在茫茫月夜下。

    我装做初醒的样子,疑惑的问:"这是哪里?"

    刚步出山洞的罂栗花一愣,续而用眼睛扫着我,似审视我话的可信度,更似确认我有没有受伤,缓缓上扬着嘴角,竟无赖道:"这当然是小娘子与为夫的月下私会处,以解相思地。"

    我呸!明明是翘你后妈的地方!还敢拿出来往我身上套近意词?虽然……我……曾经也是罂栗花的后妈……

    刚要出口抨击,便意识到罂栗花所下的套子比较凶狠,忙闭口不语,装出初醒的样子,将眼向四周扫去。赫然瞧见一抹人影,衣衫飘诀地矗立在月夜下,拉长了孤单的味道,染色了凝视的眸子,泛起了痛楚的清洌,勾起了受伤的痕迹……

    我试图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要与月桂说些什么。也许,让他误会下去,也不错,到少,他不用衡量我与他子女王妃间的孰轻孰重。

    其实,我并不是要争什么,也不是想要霸占着他不放,却不知为什么,不能像接受狮子后宫三千佳丽那样,坦然面对他的家庭,他的儿女,他的王妃。

    也许,在我的心里,月桂,就如同那一轮皎皎明月,应该是独特的唯一,只为我一个人湿润柔和,情谊绵绵。

    人啊,果然不能太好,不然,被人期望的就越高。

    往罂栗花怀里一歪脑袋,不去看月桂的微微颤抖,苦苦守望,不理会月桂的俗语无言,不去纠结那唇齿几番闭合,手指几番挣扎……

    记得江米每次恋爱,失恋,再恋爱,再失恋后,都会与我述说其中的因由,导致我认为每一件事情背后,都不可寻的必然性。可,这一次,我却发现,我给不了月桂其中因由,正如他无法述说一样,没有可言之处,情理之初。

    当罂栗花抱着我,走过月桂身边时,我仍旧忍不信转过头,睁开眼睛,对上桂一直凝视的目光,哑声问,"还是朋友吗?"

    月桂身体僵硬,缓缓而笑,若瞬间倾泄了所有月光的精华,只为谱写出这一夜的璀璨篇章,对我微可不察的点点头,喑哑着嗓子,问:"还让我护着山儿吗?"

    鼻子,竟然酸了。

    我问出的,是决然的残忍,而他,问出的,却是守候的愿望。

    我是自私,却不愿拖欠,狠心道:"我是杂草,春风吹又生,你且守护好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吧。"转而调皮而费力地眨了下眼睛:"今晚有良人约,改日再与你拼却人生一场醉。"

    拍了拍罂栗花,喝出微哑的一个字:"驾!"

    罂栗花抱着我,一步步走远,身后,月桂的箫音如泣如诉地婉转传来,若空洞的眼眸流不出泪水,若喑哑的嗓子无法述说,若情人的转身无法挽留,若岁月在红河中怅然若失,若怜惜之花悄然凋零,与风中,碎了一地的残败……

    罂栗花没有问我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假山洞里,而我,也没有心思去解释。毕竟,失恋的人最大。

    赶走了罂栗花,自己悄然潜入厨房,打算来个一醉方休。反正,我就这么点能耐了,看得到的,看不到的,都死个劲的闹心!

    提溜着一坛子佳酿,在皇宫的花园里不停的喝着,任那酒水袭击眼睛,辣出一行行眼泪。远处,仍旧是箫音萦绕,不眠不休地绞缠着,让我几乎有冲过去的冲动,将手中的坛子,砸向那人的脑袋,让他关闭那痴缠,好好睡一觉。

    想着,想着,竟然傻笑了起来……

    恍惚间,突然觉得背后一凉,直觉身子前扑,避开主要攻击,同时回手砸出酒坛子,袭向那人的脑袋!

    虽然洒坛子没有砸中那黑衣蒙面人的脑袋,但却在夜里发出异常清脆的碎裂之声。那刺杀我的黑衣人,见事迹败露,便拼尽全力,使出致命杀招,若迅雷般的身影狂刺而出……

    我避无可避,只觉得腹部一凉,心道不好,中招了。

    那黑衣蒙面人不敢深究,怕引来人后无法逃脱,虚晃一招后,几个跳跃,便消失在黑色月夜下。

    箫音停了,月桂的脸第一时间出现在我模糊的眼前,那伸向我的手指竟然是如此冰冷,就连唤我的名,也带着颤抖的尾音……

    闻声赶来的近卫军,只看见我捂着肚子,倒在血泊中,惨白着脸,无声地散发着生命的温度。没有人敢动我,就连闻讯而来的狮子,眼镜蛇,罂栗花,白莲,皆傻在当场。

    我想挤出个笑容给他们看,却只化做无力的疲倦。

    罂栗花突然冲了过来,将我抱起,疯了般往最近的宫殿跑,毫无形象的失声大吼着:"太医!!太医!!"

    当太医老徒弟为我把完脉搏,便低垂着头颅,对守候在一旁的狮子,重跪在地,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

    狮子突然暴笑起来,震得人耳膜刺痛,大掌一挥,道:"好,好,朕养了一群的饭桶!全部,斩!"

    我忙费力地睁开眼睛,用乞求的目光望向狮子,狮子则闭上了眼睛,不肯看我。半晌,狮子仿佛被抽干了全部的血肉般,张开眼,无力地动了动手指,道:"都……下去吧。"

    一群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人,便连滚带爬地迅速离了寝宫。

    充斥着血腥的屋子,没有一人言语,只剩下我们错综复杂的目光。说不清,道不明,理还乱……

    恍惚间,槿淑妃闻讯而来。

    我虚弱道:"你们……都出去吧,我……有事……要与……槿淑妃说。"

    仍旧如行尸走肉的五人,因我的请求,步履蹒跚地走了出去。

    槿淑妃眼底含泪地握住我的手,哑着嗓子,柔声问:"有事,你就说吧。"

    我直直望向她的眼,困难地张嘴,问:"为什么……要杀我?"

    槿淑妃一愣,在与我凝视中,渐渐瓦解了坚固的心房,发出万般无奈的叹息,缓缓而道:"山儿,你可知,你的出现,不但冲撞了所有的平衡,还捣毁了父子君臣间的情谊?做为君主,可后宫佳丽三千,却万不可独宠一人,更……不可,与儿臣抢女,这,便是走了昏君之路,犯了动荡朝野的大不为。"

    我喘息道:"所以,你……要我死?"

    槿淑妃点点头,眼中虽然潮湿,但却清亮果断道:"山儿,你……必须死。"

    我瞬间睁大了眼睛,去却缓缓闭上,有气无力道:"你,如愿了。"

    我睁开眼睛,虚弱道:"我死了,皇后位置是你的了。"

    槿淑妃眼中有一抹淡然的心痛与挣扎,含泪而笑:"你可知,即使你死了,我一辈子也不可能坐上皇后的位置。"

    我惊讶地望向她。

    槿淑妃抬手抚摸向我的脸颊,若母亲般慈爱道:"槿家人,世代是'赫国'君主的清孽杖,无论几世几轮回,只能守候'赫国'的富强,辅助圣上一统天下,铲除一切不稳定的因素,不可无情,不可有爱,终其一生,誓不得登上后位。此秘密,只有历代君主知道,今天说与你听,倒也无妨了。"

    我震惊了,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内幕安排。心里,竟然对这样云淡风轻却支手为天覆手为雨的绝色女子,产生了一种难言的敬畏感。

    槿淑札纤柔若玉的手指,抚过我的发,若有所思道:"山儿,若非圣上执着,本宫真想让你与吾儿一起,纵情山野,嬉戏相伴,受宠与我的庇护下,让你一世无忧。"

    没有哪一刻,让我觉得如此真实,没有谎言,没有欺骗,只是发自内心的感叹,一种期待儿女幸福的夙愿。

    只为那一丝不容忽视的母爱,眼泪……顺着眼角潺潺流淌,瞬间湿润了枕头。

    槿淑妃温柔地替我擦试着,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等不及冲进屋子的二皇三王打断。

    眼镜蛇红了眼,自言自语道:"山儿,跟我回鸿国,好多风景没有去看,我一直没走,就是等你回头,看看我,看看我……"

    罂栗花一直很安静,静得让人琢磨不透他的想法。

    白莲却恍然地笑着,不知是说我,还是说他自己,只是不停的囊囊道:"活不了了,活不了了……"

    月桂无声地凝视着我,缓缓出萧,在墙面上划出刺耳的声音,步步后退着,向外移去……

    狮子突然将染了血丝的眸子转向槿淑妃,缓缓勾出一抹嗜血的笑颜,吐字低沉道:"朕说过,若动此女,必然人头落地!槿淑妃,你还真是不明白朕的意思。"

    白莲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望向槿淑妃,漂亮的紫唇不停地颤抖着,若瑟缩的秋叶,只剩惧的冬意。

    而提萧欲出的月桂,恍然一震,竟然在瞬间提萧向了槿淑妃的颈项!

    我瞬间从床上弹起,大喝道:"住手!!!"

    画面,仿佛喀吧一声被定了格,又在瞬间被刀劈成了两半,所有布满血丝的眼睛皆恐怖万分地扫向我……

    九十五。精湛骗术

    虽然我一直是闪光灯下的焦点,但不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