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陷落繁华(完结) > 正文 分节阅读_34
    />   一朵晚香花。

    一朵在夜晚时散发馨香,让人平静祥和的晚来之花。

    可是她的双手马上要染上罪恶的鲜血。

    依旧牢牢捏着玻璃的手,轻微地发颤。

    ”你只有这一个机会。”

    熟睡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一撼,但马上用手里的武器死死地抵住他的致命处。下意识的力气,大的在细致的皮肤上刻出了一道血痕。

    她想她的表情一定很吓人,因为他的瞳孔里有她的影子。她看见的自己脸上满是戾气。

    ”动手啊。”

    他笑眯眯地样子却比她的脸还可怕。

    犀利深沉的目光,是窗外的冷月也不及的寒澈无情。

    她手里的凶器又推进到他的皮肤里一点。

    杀了他!

    杀了这个害死哥哥的凶手!

    快动手,小晚,别犹豫,用力的一划,让他痛苦的悲鸣来祭奠我的枉死。

    你知道我有多痛吗?我找不到我的手足,我的身体被炸成了一块又一块。

    疼的连血液都要哀嚎。

    所以快杀了他!快为我报仇!快动手!!

    她仿佛听见四哥就站在她的身旁鼓惑着她,命令她快点动手,为他报仇。

    她闭上眼睛,任由脑海里的这个声音指挥着她的动作。

    杀死他,把他杀了!!

    室外是阳光普照,万里无云。

    可室内的窗却关地死死的。

    因为外面全是雪的味道。

    连这里也下雪了。是什么时候下的呢?

    昨晚吗?下过雪后的早晨阳光总是出奇的好。

    这样的冬季早晨,适合赖床,裹着被子,闻着厨房里的咖啡香。

    所以她躺在床上。但身上没有被子,也没有咖啡的香味。

    不过在窗旁沐浴在阳光下的侧影像个希腊雕塑一样的颀长俊美,可以欣赏。

    只可惜屋里除了她,没有其别人,不然大概是要赞叹几声了。

    ”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冲着早晨的阳光,眯起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抬起手中的针管,将里面的气缓缓推出。

    ”一种能让人发狂的小东西。”

    ”在东欧它每一滴的价格都可以媲美钻石。”

    他小心翼翼地在她的腕上涂抹着消毒的酒精。

    冰冷的针头穿过她的皮肉,来到她的血管,她能感受到有液体注射到她的身体里去了。

    无所谓,总不过就是毒药吧。

    她连眼都没有睁开,没有半点反抗。反正双手已经牢固地被铐在床边的花纹铁架上。

    温热的指尖像国王巡视领地一样慢慢地从她的手臂向上蜿蜒。

    ”你在不甘心吧?”

    ”被人这样对待,多可怜啊,曾经呼风唤雨的姚启扬最疼爱的小女儿。如今要这样被我绑在床上............。你父亲看见了,一定会爆发心脏病的。”

    忍受挑逗而又轻柔的抚摸,她咬紧牙关压抑住甩开他的冲动。

    ”没有精神了?昨晚你不是叫嚣着要杀我吗?你的气势呢?”

    听到这姚晚不由地捏紧了拳头,她是不如安平,她的莽莽撞撞不过是为他又增加了一个笑话。

    安平是谁,想杀他?凭她骗得过他一次,却决难再有第二次的机会。

    如今她要为昨晚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你想知道今天我要给你一个什么惩罚吗?”

    他低低的笑声,回荡在屋里,有种毛骨竦然的感觉。

    ”在古典哲学里有一种假定--”尊严犹如精神的雕像形成我们的人格”。一般来说这座雕像在外部世界的冲击下坚定不动如磐石。可是当它从内部开始分崩离析,那么............,这个人就会彻底屈服。”

    ”所以今天,晚晚,你的尊严,你的骄傲,你的贞洁。我要把它们一个一个敲下来,然后统统放进我私人的匣盒里。”

    这不明就理的话,却听的姚晚心惊肉跳。

    她蓦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志得意满的笑着,双手撑在她身体的两旁。

    吃惊地后退,却发现自己被他和床困在了中间。

    他凝视着身下的她,羽毛般轻柔的声音轻拂过她的耳际。

    ”你一定不知道,我多喜欢你的眼睛。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在想怎么会有人拥有这样的一双眼睛呢?”

    ”清澈,明净,低低缓缓涓涓清泉一般。让人不由自主地就要想要是那里起了风,有了雾该是怎么样的迷人呢。”

    他的眼睛里升腾起一种东西,她见过,在另一个地方,另一个人的眼里。

    那是赤裸裸的----情欲。

    猜测到他可能要干的事,她开始巨烈地抗拒,试图移动身体想摆脱他的抚摸,却更往柔软的床铺里陷去。

    他丝毫不将她的抵抗看在眼里,甚至没有多费力气一把撕开了她的上衣,裸露的上半身的羞耻感让她尖叫起来。

    ”不!不!放开我!你说过决不强迫我的!”

    ”谁说我要强迫你了?我从来不强迫任何一个女人和我......”

    带笑的口吻,抚过耳边的气息是如此炽热。”------莋爱。”

    她瞬间炯亮的眼显示她彻底的被激怒了。

    ”我不愿意!!!你别碰我!”

    无视她激烈的反抗,他轻松一笑。

    ”是啊,所以我帮你下了决定。”

    决定?!什么样的决定?!!姚晚竦然一惊。

    说着他的一只手已经钻入她裙口的下摆。

    姚晚不自禁的悸颤起来,拼命用脚蹬他。

    ”滚开!!滚开别碰我!!该死的!!”

    自上而下睨着她的男人,信誓旦旦,胸有成竹。

    ”相信我,晚晚。不用多久你就会求我碰你的了。”

    ”那怕我死!!我也决不会求你!!”

    像猫捉耗子一样,他玩耍着她此刻的惊惶。

    ”呵..................,坏脾气的孩子总是这样。”

    接着,他用膝盖压上她不停挣扎的腿上,抑制那下意识的退缩。

    而灵巧的舌尖则随着颈线一路直下,停留在她颈动脉的位置,不断地舔舐、 吮咬她瞬间加速的脉动。

    ”放心,你会喜欢的,我已经帮你打最好的药。你会比你想象的还要热情。”

    药?他给她打了那种----药!!

    这时候姚晚的意识里仅留下了这个词。

    这就是他要做的事?

    他要让她毫无尊严地在快感下屈服,将她最后的骄傲撕碎?

    这和妓女有什么区别?!

    这比杀了她更羞辱她!

    她的自负、自尊将怎么保留?!

    ”你是个卑鄙,无耻,该下地狱的混蛋!你怎么不去死!!”

    她口不择言骂着,眼里满是羞愤和怨恨,却又因为药效的缘故,开始全身乏上胭脂般的红色,气息也很难平复。

    ”看,晚晚。”

    他特意俯下身,用亲密的口吻唤她,”你的身体有反应了。”

    她多想出口反驳,她多想控制自己身体里的一波又一波的涌动。

    可是她却只能不由自主的轻启着无声喘息的双唇,目光愈来愈混乱迷离,她的身体违背意志散发着耽溺在情欲漩涡的热度......

    让她死吧!姚晚绝望地闭上眼睛。

    当疼痛以无可比拟之势向她袭来。她像被人用刀从中间一分为二。

    更严重的是她的心。

    她一直在云端高洁的心,硬是被人拉到了泥潭。

    他强迫她睁开眼睛望着自己,他的眼里居然有了她不懂的情绪。

    ”记得我,晚晚,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我在你身上留有印记。”

    他微微抬头吮咬着姚晚左肩上那个烙印,唇齿之间是强烈的占有欲。

    侵入她体内的欲望开始律动起来,两具交缠在一起的躯体激烈地冲摇着,欲情一层层地向上攀高,忍耐终于到达无可扩张的极限。

    没有爱,也可以有性吗?

    如果是,那么人和动物究竟有什么区别?

    她很想甩他一个耳光,而不是在他和药物的作用下随着他指定的节奏起舞。

    虽然在媚药的催情下,她是感受到一股不可思议的欢愉。

    可是......

    她看见窗口那投射进来的纯洁的阳光。

    在这样一个青天白日之下,他们却在干着这样龌鹾的事。

    多下贱!她想应该先狠狠地抽自己一个耳光。

    ”啊......。”

    ”唔......。”

    这可怕的不像是自己发出的媚惑的呻咛声,让她悲哀的发现控制不了自己身体的反应,这个被他用贪婪的眼神愉悦地看着的敏感身躯。

    ”听说了没有神经内科转来的那个病人?”

    ”谁啊?”

    ”就是前些日子轰动一时的和骆式集团的董事长订婚的那个姚家老五啊。”

    ”怎么了?”

    ”哎呀!你没发现我们医院今天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在院长室里开会?!说起来今天早上太吓人了,简直是黑社会砸场似的,十几辆的车子停在医院的外面。那个新任的董事长抱着她就往院长办公室冲。”

    ”真的?”

    ”骗你干嘛!现在院长正在联系其他医院的内科还有外科的权威要给她会诊呢。”

    ”什么病啊?这么严重?”

    ”不知道,反正我偷偷看了一眼,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突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加了进来。

    ”在那个病房?”

    转回头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正定定地看着她们。

    ”刘医生?!”

    天呐!被全院脾气最坏的医生逮到值班时聊天,她们算完了。

    ”那个......我们不是故意聊天的。”

    ”是啊!是啊!我们就是............。”

    ”别费话!我就问你今们天送来的那个女病人,现在在几号病房?”

    没有耐心地皱起他浓密的眉。

    囉唆什么!

    啊?两个年轻的护士面面相觑。

    ”那......那个在一区的高级加护病房。”

    她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