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穿越小说 > 【耽美】谁主沉浮 > 正文 分节阅读_22
    过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王九中百思不解其意。

    吴亮怯怯看了王九中一眼,话涌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龙门百姓对巨鳄出现解释是,王九中在龙门倒行逆施业已天怒人怨,浣溪河神显灵化做巨鳄咬死助纣为虐的浪里黑条张不顺捕头江柱以示惩罚。

    一向对神鬼之说不以为然的吴亮现在却有点胆颤心惊,毕竟他的少主人正在要谋夺占有奸淫先皇嘉封之节妇。不管神鬼之学还是孔孟之道,这种毁人名节的事情实是十恶不赦,远比杀人放火可恶得多的多。

    钟慧意外坠崖身亡,张不顺江柱意外被巨鳄吞食,两个意外加在一块还是意外吗?吴亮想不敢想下去。

    “算了,不管什么巨鳄。”王九中说:“师爷,再想个办法弄到马白氏!”

    中厅里突然一下陷入令人窒息般的死静。

    没有人开口,没有人挪动,甚至连众人呼吸声都微弱到几乎听不见。

    王九中饱含杀机的眼直瞪着吴亮。

    吴亮身体不住哆嗦,额头上汗珠一滴滴滚落了下来。

    “贤侄,天下女人多得是。”玉夺魂仗着自己身份开口说:“何必在一个寡妇身上浪费那么多精力呢。”

    “是啊!若论姿色风情韵味,马白氏无一样出众。”淫鬼朱其然打蛇随棍上说:“不过是多年未有人事,有那么点新鲜。”

    显然玉夺魂朱其然对王九中这次的情调持异议了。摆明了,连续二次莫名其妙的意外让这些不可一世的江湖高手胆也寒了。

    吴亮心底松了一口气,有玉夺魂朱其然两人开口,王九中再怎么固执蛮横,也得多少给点面子。

    “不行,马白氏这个女人我一定要弄到手。”王九中发狠说。

    驳了面子,朱其然面无表情,命是王常所救,他不好发作。

    玉夺魂脸上却挂不住,一时难看起来,就算是王九中叔叔西厂王常也不会公然在众人扫他的脸面。王九中是什么东西,敢这样干!

    雷云声乐得看到王九中玉夺魂两人有矛盾,所以他不理吴亮的暗示,一言不发看着变化。

    “玉老久侍皇上之左右。可知皇上之爱好?”王九中不知怎么转变了话题。

    废话,我身为西厂有数的高手,随驾护卫皇上多次,对当今皇上之爱好当然了解,玉夺魂冷笑想,当今皇上爱好什么?当今皇上被王常赵广元兴金为四大宦官从小教唆引诱成了变态狂,笫一是好血腥,最爱看搏狮搏虎搏巨蟒等。人杀猛兽是欣喜若狂赏赐万千,猛兽食人是哈哈大笑乐不可吱。举凡皇上随侍宠辛之人,无不亲自下场表演过给皇上看。玉夺魂就徒手打死过一头豹子。第二是好女色,不过皇上好女色也是非常变态,他喜欢幼女和寡妇,其中寡妇…

    寡妇?玉夺魂脑海中一个亮点闪现,他一时惊讶的双嘴张开合不拢。

    “若以先皇嘉封之节妇,经宗巴大喇嘛调教献给皇上之榻。”王九中狡猾一笑说:“假使天佑九中,龙颜大悦。九中岂会忘玉老朱老鼎力相助之情。”

    这家伙果然想得绝。玉夺魂暗暗称叹,仅先皇嘉封四字对当今这变态狂的皇上吸引力大得就难以今人想象,若再加上密宗精通欢爱一道的大师级人物宗巴喇嘛调教,那马白氏一身兼有节妇的肉体荡妇的风情,皇上不春宵苦短欢爱无度才怪。而不用想提王九中必会因此高升,高开这早被他搜罗劫掠一空的龙门再去别处造福百姓。

    早听说宗巴大喇嘛有节妇变荡妇之本领,且亲眼见银剑钟慧之例。王九中根本不用将马白氏献于皇帝身前,只要送到京场面交与王常宗巴二人,一份天大的功夫自然而然就到了手,锦绣前程有了保证。淫鬼朱其然抛去了刚才面子上的的不快想,王九中为人甚是慷慨,除了在追求他情调时有些固执外,平时对长辈们钱财子女物品是毫不吝啬,但有所需全力相供。一旦他高升,自己可获的好处亦不会少了。

    雷正声拔打内心算盘,自庇护于王常之下,金银珠宝美女珍玩弄了不少,可功劳是一件也没立下,不趁此大好机会显示显示,更待何时?

    “神鬼之说一向荒诞无经,两次纯属巧合。”王九中傲然说:“我身于臣子,为皇上效力,更是职责所在,杀神灭魔在所不惜。”

    王九中起身深鞠一躬说:“还望各位大力相助。”

    ~第七章龙子的手段~

    轰!轰!

    火焰弹在龙门县城南连续不断爆炸,将一片片房屋卷入了火海之中。

    “哈,哈,哈!”

    雷正声发出一阵狂笑声。

    “恶贼,哪里走!”

    九指公玉夺魂装模做样大呼小叫在外面追赶。

    将更多的火焰弹掷在马白氏家附近,让冲天的大火燃得更旺一点,雷云声想,差不多了,马白氏家附近几乎全着了火,用不了几个时辰这一带会烧成瓦砾。

    吴亮这回出的是绝户计,反正龙门百姓见惯了武林高手的拼杀打斗,那就让雷云声和玉夺魂二人演一出决斗的好戏。戏的重点就是将马白氏家附近一带全烧成瓦砾,至于马白氏则暗中另派人掳走。

    夜幕里冲天的大火和滚滚浓烟之中的哭天喊地的龙门百姓纷纷尽力用水桶木盆铁锅等一切可能盛水的工具来抢救他们的家园。

    这些傻瓜,哪里知道江南霹雳堂秘制雷火弹的厉害,想用那么点水去扑灭,真是痴心妄想。雷云声很得意,在空中来了飞纵,感觉自己如同火神一样伟大。

    “我操!我操雷云声祖宗八代!姓雷的后代个个不得好死,男的生下来不缺胳膊也少腿,再要不就是烂屁眼,女的个个如花似玉,全部都在怡香院翠红楼挂头牌,千人骑万人跨…”

    什么人骂得如此恶毒。

    雷云声看到一个粗壮如熊一般的壮汉手持一根精铁长枪立在一屋攀登上破口大骂。

    敢骂我,我要烧你成黑炭,雷云声脚下一发力,整个似鹰一般飞起来,他准备在空中发动猛烈攻击。

    别看壮汉身体如熊,动作却异常灵活,雷云声刚飞起来,他一个旋身似地老鼠一样在巷街巷窜来窜去,

    想逃,门都没有,雷云声全力追赶,绝不放过。

    壮汉穿街过巷慌不择路一头撞进了一个只进不出的院子。

    轻飘飘落在院子口处,雷云声象猫看见老鼠一样露出噬食前的微笑。

    “雷云声,你记住了玩火者自焚!”壮汉用老子教训儿子的口气说。

    二话不说,雷云声双手探入了鹿皮囊中。

    杀!壮汉一声断喝。

    立刻院子二侧围墙边突然涌出几十名汉子,他们将几十个大桶的向雷动声扔来。

    这是干什么?雷云声诧异,出谨慎原因,他没有使用火器攻击,而是使用闪避身法。

    重大百的大酒桶一扔近十丈,除了证明汉子们臂力惊人外,由于毫无准头空中运动速度更慢,对雷云声这一级高手没有半点杀伤力。

    砰!

    有十几个木桶在雷云声头顶上相撞,一下撞得四分五裂,“哗”,大片大片黑黑的粘液从空中倾泻而下。

    雷云声根本无法闪开,顿时被淋了一身。

    毒水吗?

    雷云声吓出了一身冷汗.

    一股喷香且熟悉的味道传入了雷云声鼻中,是油,上等的龙门麻油!

    他们淋我一身麻油干什么?雷云声抬起头看到壮汉诡笑的神情。

    汉子们纷纷拿出弓箭摆出射击的架式,箭头上点着燃烧的油布。

    不好!玩火者必自焚!

    “嗤!”“嗤!”

    弓箭雨一般密集射向雷云声,主攻目标他腰两侧的鹿皮囊

    “篷!”

    十万火急的情况下,雷云声急用内功震碎身上衣物,然后一个“飞龙在天”冲上高空。

    “轰!”

    雷云声原站处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震得百米内人都脚步不稳。

    借爆炸那一下冲力,雷云声飞出十几丈。刚落到地下,才发现情急之下用力过猛,现在他全身上下赤裸无一丝衣服。

    叱喝声中,弓箭手们在迅速包抄他,随时可能进行笫二次攻击。

    “快来看啊!江南霹雳堂雷云声全裸出场,不收任何费用,机会难得!”壮汉手拿一铜锣边敲边么喝。

    羞愧难忍,雷云声却又无力再战,只有拼尽全身力气,冲出龙门西门直往荒野而去,他这个样子又怎么肯让王九中朱其然等人看笑话。

    九指公玉夺魂在龙门百姓屋顶上耀武扬威展示大侠风度时,一转眼,竟没看见了雷云声。

    没了恶贼,大侠的独角戏唱不下去了。

    这个老狐狸,跑到哪去了?玉夺魂站在屋顶上看着越烧越旺的大火考虑自己下步干什么,干脆去白马氏家看看,若是得手了趁着这火正猛时,嘿嘿!

    主意一定.玉夺魂身形一弹,快马流星赶到了火场的中心,马自氏家。

    白马氏家里业已被火烧得仅剩下残檐断壁,白马氏本人则昏厥在水井边。

    远远的玉夺魂在浓浓的焦味中就闻到了一丝浓浓血腥味。

    玉夺魂格外戒备,火烧死的人该不会有血腥味,一定是发生了变化。

    马家院子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首,无一不是刀剑毙命。从玉夺魂老练的眼光看来,王九中派出亲卫中精锐“迎宾十二猛士”与对手搏杀绝对没有超过半盏茶功夫,甚至他们每个人与对手过招都不超过三招,对手应该只有一人!

    一个瘦高微黑的青年拎着一把正不住滴着血的鬼头大刀懒懒散散看着玉夺魂,他所站的位置正好封住玉夺魂通往水井的路。

    能一个人轻松杀尽迎宾十二猛士绝对不是个容易对付的角色,王夺魂并不急于动手,拖延时间对他有利。雷云声纵使不赶来,王九中也应再派人手来查探究竟。

    微黑青年也没开口,双方沉默得对峙了半柱香功夫。

    “九指公玉夺魂?”微黑青年沉声说

    “是的。阁下是…”玉夺魂很愿意这个时候与对方说话,因为他隐约听到有脚步声靠近。

    微黑青年以狂野的攻击代替了回答,刀光如雪花般飘向玉夺魂。

    一伸手,玉夺魂独门兵器量天尺在手,经验老到的他并不急于与对方对攻,而逐步以空间来消耗对方锐气,再寻机会一击致敌于死地。

    微黑青年攻势强悍而凶猛,看来年轻气盛的他要硬碰硬的杀掉西厂大名鼎鼎的九指公玉夺魂。

    年青人就是嫩,玉夺魂内心阴笑着,好,让你狂个够。

    玉夺魂一步步退向院子里仅存火烧不动的围墙。

    微黑青年攻势达到了极点,他额头现了汗,刀法越发凶狠凌厉,看来他是要逼得玉夺魂退到墙边退无可退时,一举杀之。

    玉夺魂的应付仍是相当从容。

    一轮猛攻,微黑青年气力衰竭了,攻势难以为持。

    断喝一声,玉夺魂弃守为攻,量天尺直击对方要害之处。

    微黑青年神色一慌,脚下步伐一乱,刀法不成章法。

    玉夺魂暴施杀招。

    微黑青年左手疾快无伦在腰间一抽,一支软剑毒蛇吐信般遍袭玉夺魂上身十三处死穴。

    “拍!”

    量天尺准确封住软剑,玉夺魂长笑一声说:“柳林范家刀剑双绝不过如此,哈哈!”

    “轰!”

    玉夺魂身后围墙轰然倒地,一个他并不陌生声间说:“依林少兄闪开,待本人取其狗命!”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