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一刀倾城 > 正文 分节阅读_48
    br/>

    “唐施主放心,老衲会好,就定会好。”不远处的桌边,坐着个老和尚。

    见唐悦看着他,老和尚双掌合十行礼道,“施主终于醒。”

    “小悦,该向九念大师道谢,若不是他,回谁也救不。”唐漠道。

    唐悦吃惊地瞪大眼睛望着老和尚,见他白眉白须,面上派慈和,知道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由道:“谢谢九念大师。”

    话出口,才发现自己喉咙沙哑,声音软绵绵的,毫无力气。

    九念摆手道:“不必谢不必谢,老衲两位徒儿都来相请,可见必有当救之处,九念不过是顺应意而行罢。”

    唐悦疑惑地回头望唐漠,唐漠道:“商兄是九念大师的俗家弟子。”

    唐悦头,继而不解道:“可是刚才大师明明是两位?”

    九念笑道:“慕容小雨,也是老衲的弟子。”

    慕容小雨?慕容世家的慕容小雨?唐悦忆及慕容梅见曾经过的话,更加不解,慕容小雨从未露过面,更与非亲非故,为什么也要去请九念来帮助?可旧伤未愈,只略思考,就觉得头痛欲裂。

    九念道:“施主不要妄动,依的伤势,能活下来已是佛祖垂怜,不可过于心急,还需好好调理。”

    唐漠道:“大师所言极是,小悦,次不光商兄为千里迢迢找回云游四方的九念大师,连慕容公子也赠许多慕容家的疗伤圣药,不要辜负大家的番好意,以后再也不许任性妄动!”

    唐悦头,唐漠接着对九念道:“大师救下舍妹性命,唐家堡上下感激不尽,既然小悦已醒,还请大师在唐家堡多住几日,让们略尽心意。”

    唐悦突然想起当日在山上所发生的切。那时候好像听见声巨响,猛地抓住唐漠的手:“大哥!”

    唐漠回头望着,声音竟十分柔和,道:“怎么?”

    “记得……记得……当时——”唐悦心中有千万个问题,却不知该问哪句。

    “大家都没事,小悦,不必担心。”唐漠反握住的手,面上终于又露出笑容。

    唐悦松口气,“那……们现在回来?”

    唐漠奇怪道:“连自己家都不认识么?里是唐家堡啊。”

    “唐家堡?大哥,的伤好么?”唐悦惊异道。

    唐漠道:“已昏睡月余,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他话,其实还隐藏部分事实。他的伤确是已好些,却还没有到可以下床走动,甚至守在里的程度。他如今么做,全然是出自于关怀唐悦的片真情。

    九念叹口气道:“唐施主,自己也还需多保重身体。”

    唐漠目光闪过道感激,他知道九念早已洞悉实情,却没有将些话告诉唐悦,他道:“大师放心,既然小悦醒,也就可以放心调养。”

    “昏睡么久吗?那山上的情景到底如何,商大哥还好吗?”唐悦又紧接着问道。

    唐漠冷冷瞪眼,道:“不看看自己现在苍白得跟鬼样,还问么多问题,先好好休息,等好再。”

    唐悦“”声,有些失望。下意识地摸摸床边,突然道:“倾城?”

    唐漠皱眉,九念站起道:“唐施主,老衲有些话,要单独对施主。”

    唐漠叹口气,从床边站起来,看唐悦眼,还是走出去。

    唐悦更加疑惑,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为什么倾城不在身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施主,倾城原是把充满罪孽的利器,本不该再现世,老衲希望,能同意把倾城交给老衲毁去。”

    唐悦想也不想,只觉得句话令愤怒,难道面前看似慈悲的老和尚,也只是个想要得到倾城的伪君子么?怒视着对方,却见他目中片澄澈,毫无作伪之色,心中顿时感到愧疚,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得如此多疑起来,对方救自己的性命,却怀疑他和别人般有不轨的企图,才真正是小人之心。

    想到此处,平定心神道:“大师,倾城直在身边,不想将它交给任何人,请将倾城还给。”

    九念道:“施主,倾城染血太多,杀孽太重,怨气无数,只怕它有日会侵蚀的心神,控制的神志,终将伤及的性命,即便如此,也还是要它吗?”

    唐悦彻底愣住,倾城是么多年来唯所拥有的,从没有想过,倾城有会离而去,更不会想要主动放弃把刀,不,不是把刀,是唯陪伴着的朋友,唯没有舍弃的朋友,所以坚定道:“是,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它。”

    九念走近床边,唐悦直直望进他的眼睛,的眼中有种奇异的火光,那是种誓死也不回头的执着,绝不因任何事物改变的,可怕的执着。

    的脸色十分苍白,却有种令人惊艳的美丽,世上任何人看到样张脸都要赞叹,都会舍不得眨下眼睛。九念大师的表情却变,他像是看见什么难以置信的事,失声惊呼道:“!”

    唐悦看着他平和的表情突然变得不安,甚至有丝绝不会在样的高僧面上出现的惊疑。

    “大师,怎么?”伸出手,想要扶住位看起来仿佛要倒下的老和尚。

    九念后退步,面上却已平静下来,手却还在颤抖,他断然道:“不,绝不会是他。”

    唐悦疑惑地看着他,九念却喃喃自语,丝毫没有解释清楚的意思,他只是重复道:“可眉,眼,神情……怎么会……”他不断摇头,像是要将脑海中什么可怕的念头驱逐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嘿嘿

    不是嫉妒(修字)

    “大师?”唐悦原本靠坐在床上,此时想要挣扎着下床。

    “阿弥陀佛。”九念唱声佛号,似已平静下来道,“施主,老衲失态,还请原谅。”他的只手已将唐悦扶住,让重新躺下,道:“老衲无事,多谢施主关心。”

    唐悦半信半疑地看着他,却没有开口问半句话,只因知道,每个人心中,都必然有不愿意让他人知道的秘密。如果对方想,自然会,不想,就算勉强也是无用。

    九念站在原地,默立半响,才长长叹息声,从宽大的袈裟中取出件东西,轻轻放在唐悦枕边,“施主,物归原主,望好自为之。”

    抚摸着倾城,唐悦感受到那冰凉的冷锐,所有人都倾城是不祥之物,可那又如何,不也是不受人欢迎的么?没有人在身边也没关系,只要有倾城就好。

    么想着,耳边却再次传来九念的佛号,抬起头,看着老和尚慢慢走出房门。

    “师父?”个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九念似乎并无言语,便已离开。

    唐悦摸着倾城刀,悄悄将它抱进怀里,藏在心口。顿时感觉到那种冰凉的感觉,弥漫全身。

    阳光中,商容推门而入,莫名的,唐悦就觉得眼眶热。但所做的,不过是将被子掩好,掩饰住快要掉泪的冲动,若无其事地道:“商大哥。”

    商容走到身边,似乎习惯性地抬手想要抚摸的长发,手伸到半空却不知为什么,又放下。

    他只是勉强笑笑道:“好……”就再也不出句话来。

    唐悦的目光望向那扇关住阳光的门板,道:“是,好多。”似乎难以忍受种尴尬的气氛,又道:“商大哥来的不巧,九念大师刚走出去。”

    “知道——”商容笑笑,笑容却不出的僵硬。

    唐悦看在眼里,心中痛苦,却还是鼓起勇气道:“商大哥,其实不必样,早已知道,从未……从未喜欢过,也没有那种奢望。现在样,觉得,也很好。就像……就像大哥样的。从今往后,不会再做出那种事,不要担心。”

    样着,却低下头,不过是因为,害怕被对方发现,的眼睛已经湿,马上就要流泪。不想在他面前落泪,更不想造成对方的困扰。所以直忍着,心里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忍着。

    商容没有动,就样站在原地,默默看着。纵然他看不清的表情,却也还是样看着。

    两人就样默默无语,仿佛过很久很久,唐悦才开口道:“商大哥,还记得第次看见的情景,坐在高高的树上,看着马车驶过,心想着为什么每个人都会为小宝来庆贺,却没有个人来看看。的心里甚至想,要是没有小宝就好,要是没有唐家堡就好,要是爹爹没有死,就好——”唐悦继续道,“可是,后来马车停下,走下来对,可不可以为摘颗樱桃。就想,个人长的好俊,却也好奇怪……”

    “后来送许多孩子喜欢的东西给,就以为,世上总算有人将看做个孩子,不知道,那时心里,对是多么的感激……”

    “不要!”商容突然生硬地道,截断唐悦所的话,他已不敢再听下去,但他的语气是如此的僵硬,如此的冷漠,让唐悦误以为他对些话十分的厌烦。

    唐悦的眼泪已干涸在眼眶里,所以当抬起头来的时候,已恢复往昔的表情,“对不起,……不该些没意思的话。”

    商容长吸口气,勉强自己平定下心神道:“小悦,没事就太好,次多亏能赶来报信,否则真的会有很多人死。”

    唐悦低声笑笑,道:“没有的那样好,当时只是希望,不要辜负个朋友的嘱托,不要让大哥他们死,其实……并没有想到其他人。”

    商容不敢面对样的表情,他只觉得看到那种强撑欢笑的样子,连心都在绞痛起来。

    他强迫自己道:“不知道,现在武林中有多少人的大义,连唐夫人次都很高兴。”

    唐悦面上却没有露出惊喜的表情,像是毫不在意般,淡淡地道:“是吗?”

    商容道:“是的,娘还来看过,只是不知道。”

    唐悦嘴角却出现抹奇怪的笑:“那也许……现在还需要。”

    需要,为唐四夫人做某件事。

    商容道:“听,南宫上官两家和其他些门派都有来提亲的人,只等好,便可以去看看,总有……总有喜欢的。”

    唐悦猛地抬起头看着商容,商容便再也不下去,他避开的眼睛。

    唐悦的声音冷下来道:“商大哥,的话如果完,就请出去吧,要休息。”

    商容从未见过如此冷漠的模样,简直让他时回不过神来。

    样冷冷淡淡的话语,仿佛盆冷水,将他从头到脚都浇得彻底。

    第次尝到,受到唐悦冷遇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他向来是知道的,对于苏梦枕,对于其他些唐悦并不在意的人,从来都是样冷淡的表情,从来都不会露出可爱的笑容,甚至是羞涩的模样,他却从未想过,有,唐悦竟然会样对自己话。

    商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忍受样,半也忍受不。唐悦可以对任何人样,却怎么可以样对他?所以,他立刻就反口,甚至没有经过大脑理智而冷静的思考,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