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玄幻小说 > 校园侠医 > 正文 分节阅读_32
    乳怪石,大概有七八个水眼不住的朝下喷水,在我们身下汇聚成一个池塘。

    池塘下面就是一长条深七八米左右的断层,上面的岩石呈液态状,并且发出红色的暗光,整个岩洞的光线都来源于此。

    馥儿“嘤咛”一声松开嘴,手还搂在我的脖子上,一脸死里逃生的庆幸,忽然趴在我身上哭了起来。劫后余生大难不死的我忍不住大笑了三声,眼睛里却流出泪来。

    因为我们整个儿被装在这个救了我们一命的网里动弹不得,也只好任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蹭得我满身都是。 我爱怜的将她搂紧了,第一次仔细看这个已经算是彻底属于我的女人,梨花带泪的样子,楚楚可怜的神情,晶莹剔透的肌肤,小巧精致的五官,我竟然越看越不相信这个小女人竟然会是属于我的女人。不过让我略感欣慰的是,我感觉到她并不是那种无药可救的坏女人,因为我看见了她柔弱的一面。

    “我们已经安全了,不要哭了!”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干脆放声大哭。我大声喝道:“不许哭了!我们现在该想办法怎么下去啊!”这绳索我试过了,扯不烂掐不断,柔韧得不得了,而且还稍微有一点粘手,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

    馥儿止住哭,红着小眼睛看着我的脸,忽然她的目光盯着我的身后不动了,眼睛里流露出恐惧。我笑谑道:“我们总有办法下去的,就算下不去,能和你这个小仙女这么呆着,我倒是很乐意的。”

    她并不理我的说话,嘴唇开始颤抖,总算吐出几个字来:“你……你身后!”

    我身后?我现在斜躺在网里,馥儿压在我的身上,网里窄小得连头都回不了。除非我后脑勺上长了眼睛,:“我身后怎么了啊?”话刚说完,我就感觉到网颤抖起来,忽然身子朝下一沉,我透过细密的网眼朝外一看,赫然看见一个光滑的大肚子和几条毛茸茸的细腿。

    天!这是什么东西啊,它似乎感觉到我在看它,低头下来,头顶上居然长了三只眼睛,两只锋利的蓝牙闪闪发光,这分明就是一只特大号的三眼蜘蛛嘛!原来我们成了猎物一样,居然掉进了一张蜘蛛网里。

    它迅速的在我们身上转了起来,我和馥儿的身体越来越紧。我急忙把腿弯曲起来,用尽全力的朝上顶,馥儿也极其配合的将手放在我的胸口,用背部和褪部尽量将蛛网袋子里的空间撑大。

    幸好蛛丝比较柔韧,在我们的努力之下,竟然把袋子里的空间撑得刚够我们做难度不高的翻转。可那只该死的蜘蛛屁股里还在不住的抽着丝来,想将包裹我们的袋子密密的缠绕起来。\');

    第二节 三眼怪蛛(二)

    我忽然想起蜘蛛捕食的时候通常会咬猎物一口,然后等其毒液将猎物化成浓汁,再慢慢享用。这只三眼蜘蛛的牙齿颜色蓝湛湛的可怕,一看就知道毒性强烈。我急忙伸手将馥儿的腰搂住,让她紧紧的贴在我身上,大喊一声:“快把这只蜘蛛晃下去!不然我们死定了!”

    蜘蛛恼怒的吼了一声,吓了我们一跳。我看见它的长爪上竟然长满了倒钩,紧紧的抓在蛛丝上,怎么摇都晃不下去。

    我吃力的摸到口袋,掏出药瓶,拿出我带在身上防身的唯一一颗枯树之花药丸塞进嘴里,迅速的嚼碎。

    我的嘴唇朝馥儿的嘴贴过去,想喂她一点,谁知道好心没好报,被她含嗔带怨的一口咬在嘴唇上。大蜘蛛的吼声越来越急,我生怕这畜生一个不高兴就咬在馥儿的身上,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啊。

    猛的把她抱着侧转了过来,用头将她的脑袋紧紧的抵在袋子边缘,手在腰上一挠,趁她嘴一张口就赶紧将混合着唾液的药渡了半口过去,还来不及说话,肩膀上一麻,我急忙把剩下的半口药吞了下去。

    这只该死的蜘蛛总算沉不住气,开始进攻了。

    三眼蜘蛛咬过我以后,迅速的爬开了。我感觉从手臂传来一阵麻木,馥儿关切道:“你……你怎么了啊?”

    我晕晕沉沉的答道:“蜘蛛咬……我。”

    “啊?”馥儿惊慌的看着我的脸:“你的脸一半是白色一半是青色,现在该怎么办啊?”

    我知道这是蛛毒和枯树之花在我体内抗衡的结果,这只怪蜘蛛真不简单,以前叮当养的毒蛇我都能用枯树之花没事人一样抗过去,没想到这怪蜘蛛的毒居然还能和灵药相抗衡。

    我无力的回答:“没事,先看看情况再说。”

    馥儿忽然一口咬在我的肩上,又哭了起来:“你千万不能有个三长两短!你死了我怎么办啊!”

    我头上大汗淋漓,身体一半冷一半热,听到她这么说心中顿时流淌过一阵暖流。谁知道她又补了一句:“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肚子里的公蛊也会跟着你死。那样的话,我肚子里的母蛊肯定会折腾死我的!”

    我苦笑了一下,原以为小爷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武功高强医术超群的光辉形象深深吸引了这位美女,谁知道她竟然是这样想的。算了,反正现在人是我的,心嘛,慢慢就偷过来了。

    我让她盯着三眼蜘蛛的动静,想运气将毒逼一下,谁知道竟然提不起气来,不得不叹了一口气,听天由命吧。中了这蛛毒居然能让人连内力都使不出来,看样子我有机会出去的话,非得要把它的牙齿给敲出来好好研究一下才行。

    我现在的情形只能用“惊艳”两个字来形容。所谓“惊”,就是悬在空中上不能上下不能下,而且旁边还有一只一口能咬下我一半脑袋的怪蜘蛛。所谓“艳”,我怀里娇滴滴香喷喷的仙女儿够艳了吧。

    “蜘蛛又靠过来了!”馥儿惊呼道。这次还没等我说话,她就主动的摇了起来,臀部一上一下的将我们荡得老高,我只能苦笑,无福消受啊。

    蜘蛛像踩钢丝一样从边上小心翼翼的靠过来,八只爪子慌乱的抓在支撑网袋的细绳上。馥儿激动的叫了起来:“我把它摇下去了!”

    我心中一安:“现在它在什么位置啊?”

    “它尾部抽出一根丝,现在倒挂在上面!”馥儿还在不停的摇晃,我知道她是不断的把想爬上来的蜘蛛摇下去。随着她体力的透支,网袋摇晃的速度慢了起来,我感觉整个人像躺在摇篮里一样舒服。

    只是胸口有软软的两团软云压来压去,该死的大脑,居然这个时候还胡思乱想。更可恶的是我的下身不合时宜的发生了变化,随着震荡中的碰撞,下身疼痛起来,这个哑巴亏也只能自己悄悄的吃下了。

    “蜘蛛又靠过来了!”馥儿惊呼道。这次还没等我说话,她就主动的摇了起来,臀部一上一下的将我们荡得老高,我只能苦笑,无福消受啊。

    馥儿拿出一把小刀递到我的手上,蛛丝碰到刀刃就柔韧下去,根本无处着力。我心一急,奋力侧身从腿上拔出雪刃,“哗啦”一声,蛛网大开,垂直的掉到下面的小湖里,刚露出头,三眼蜘蛛也一同掉了下来,砸到头上,差点没把我给砸晕了过去。

    馥儿显然不会游泳,我从后面搂住她的脖子,拼命的朝岸上划去。刚上岸,这只该死的蜘蛛从屁股后面抓出一把蛛丝,揉成一团,竟然整个趴在上面漂了起来。

    它张牙舞爪着八只脚朝我们划了过来,我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着这只蜘蛛。圆圆的身体竟然足有七八十厘米长,恐怕加上八只长足,站起来至少能挨到我的胸口吧。它额头上的眼睛一直闭着,还不时朝我们愤怒的低吼一声,要不是这家伙是我亲眼看到,否则怎么我都不相信世界上竟然会有变态的蜘蛛存在。

    我们不断的从地上拣起石块砸向蜘蛛,它趴在水面不甘示弱的对峙。馥儿的眼光落到了我手中的雪刃之上,神情一嗔:“你果然是雪族的传人!”

    “是月故楼告诉你的吗?”

    “恩!小老公,你可以告诉我雪族究竟去哪里了吗?”她俏脸一红,这声小老公无疑心甘情愿的承认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唉,我也想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啊,倘大一个雪族怎么就能音信全无这么久呢!”

    怪蜘蛛越漂越近,在离岸边一米远的地方竟然嘶叫一声,前爪伸直向刺抢一样冲了上来。我一把推开馥儿,侧身一闪,雪刃划去,“哧”的一声之后,它的前爪被我切下一只来。

    怪蜘蛛疼得吼叫起来,头上一直没有睁开的第三只眼睛猛的张开。馥儿大喊道:“快射它的眼睛!”我急忙运气将手中的一块小石子朝它的眉心弹去,一团黑绿相间的东西爆开,它疯了一般的冲上岸来。

    馥儿脚尖在地上一点,身子轻盈的飘上了一块突兀出的石壁。大声招呼我:“小老公快上来。”

    我垂头丧气的被瘸脚蜘蛛追得四处逃窜:“我……我跳不上去啊!”

    它不时用胳膊在我的身上挠上一挠,蓝蓝的牙齿还不时朝前扑一下。幸好我切断了它的一只腿,要不然早被这家伙咬到了。

    馥儿还算不错,竟然又跳了下来和我并肩作战。我感激的冲她一笑,馥儿撇撇嘴:“你死了我也活不了,我这是救我自己,不用太感动了。”

    \');

    第三节 避毒奇珠

    我慢慢的转到三眼怪蛛的身后,东切一刀西切一到,不一会就将它的八只腿全剁了下来。这个刚刚还威风凛凛的蜘蛛将军现在像一团圆球一样伏在地上不能动弹,我从屁股后面踢了它一脚:“追着我撵?现在你爽大了吧!”

    它哀叫着不时朝我们怒吼,我一刀从它的背上插下去朝后拉下,一大条白生生的肉爆裂出来。肚子咕咕一叫,我笑道:“晚餐有了!”

    一颗豆子搬大小的小珠子从内脏里滚了出来,微微泛着蓝光,圆润而光滑。我捏在手里看了看,这是什么?这只蜘蛛的内丹?

    拿着这颗珠子研究了半天也没个结论,蜘蛛的两只大蓝牙倒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小心的把这两根小拇指粗细的牙齿从它那丑陋的大嘴里挖了出来,竟然足足有一尺多长。拿在手里轻重适度,而且还自带奇毒,如果用来打磨成一件兵器,是再合适不过了。

    二爷爷曾经说过,一物克一物是永恒不变的道理。 我总觉得手里的牙齿和珠子之间有一定的联系,灵光一闪,我不会那么好运气拣到避毒珠这个宝贝了吧?

    当下兴奋的跳下湖里,从石缝里逮出两尾宽脊鱼,把珠子往鱼嘴里一塞,再用蓝牙划破鱼皮。活蹦乱跳的鱼立刻不挣扎了,正当失望之时,两条鱼同时又蹦一下。果然是避毒珠!激动得我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小老公,你为什么在那傻笑啊?”

    我抬头一看,馥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上岩壁上突兀出的一块石头,湿透的衣服搭在旁边,双手环抱在胸口等待着衣服干掉。

    美妙的胴体让我的瞳孔迅速放大,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人间尤物,馥儿不羞反笑:“你要不要上来看呀?”

    “要!”情不自禁的点头答应,才发现自己根本攀爬不上陡峭的石壁。

    怀中一丝幽香传来,摸出来原来是刚刚抢来的桂花王,我举起来朝馥儿引诱道:“下不下来啊,不下来我可一个人把这好东西吃了啊!”

    “给……给我留两片吧!”

    假装将花朝嘴里送去,馥儿急了,张开双臂跳了下来。修长的大腿,不大但坚挺的双乳,从空中慢慢朝我飞了过来。我顿时呆滞当场,呼吸忘了不说,竟然连手中的花给馥儿抢走了都不知道。

    她在我头上咯咯一笑,脚尖在地上一点又跳回两丈高的岩石上。我现在心里真是一万个后悔,早知道先把轻功学会啊。两三丈的高度一跃而上,先上下其手,再一亲芳泽,多爽的感觉!

    “想不想要这好东西呀?”馥儿一手抱胸一手拿花笑着朝我摇了摇。

    “想……”。我点点头自叹倒霉。

    馥儿就是不肯下来。在岩石上没事的时候还偶尔抛两个媚眼给我。我叹了口气,谁让自己上不去呢,我抬头朝她不服的喊道:“小老婆你给我等着,咱们这梁子算是结下来,让我逮住,你可就惨了!”

    僵持了一会,我终于忍不住朝她叫道:“小老婆你把花王分我几片,我想试试能不能突破内功第二层境界。”馥儿歪着头想了想,竟然毫不犹豫的将整朵花丢了过来:“拿去,以后打架什么的事就你上,我在旁边给你呐喊助威就行了。”

    本来想分她两片,可又想到这桂花王毕竟不是枯树之花,万一差上那么一点功败垂成可就划不来了。当下也不推迟,将花王放在嘴里有滋有味的嚼了起来,不过这次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慢慢的吞下,生怕再来个鼻血狂流。

    一股子细流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