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玄幻小说 > 校园侠医 > 正文 分节阅读_148
    师也忍不啧啧称奇。

    但是前面这块石头显然十分巨大,非我们几个能推得开的。我懒洋洋的斜靠在台阶上,干脆闭着眼睛养起了精神。菁菁焦急的在我身上推了一把:“小愁,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少动多睡,保存体力呗!”我抬头看看四周沼泽泥堆积的速度,应该在三五天之内还不至于将我们活埋起来。

    桑德大师见多识广,我这么一说他立刻领悟到了其中的深意,当即盘腿而座,入定起来。菁菁倒还好,本来就是比较安静的女生。最疼痛就是阿诺,在不太宽敞的空间内走来走去,企图寻找到可以逃生的地方。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第十集 第五章 藏天圣地(下)

    我清点了一下我们随身的东西,糟糕的是所有食物和淡水都留在了红龙的背上。不过这也好,当我把这情况一告诉阿诺,野外生存经验极度丰富的他立刻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因为阿诺明白,在没有出路和食物的时候,减少活动量是最有效的生存办法。

    “小愁……”。

    我用坚定而自信的目光与菁菁对视,硬生生的将她后面想说的话逼回了喉咙,此刻生命已经不再掌握到自己的手上,我轻轻的伸手去揽阿诺的脖子,她不再逃避,温顺的倒在了我的怀里。文学阅读网read.

    第一天时间过去了,大家的情况都还算好,阿诺甚至还给重未去过大漠的菁菁讲起了繁盛的楼兰古城。

    第二天时间过去了,菁菁忧伤的唱起了一支曲调凄凉的塞外小调。

    第三天时间过去了,桑德大师的眼眶已经明显的凹了下去。文学阅读网read.但他仍精神矍铄的研究我交给他的两颗藏天石,只是满脸的失望表明了他的研究并没什么进展。

    第四天时间过去了,除了我还能不时的替他们把把脉搏,看看他们是否健在之外,大家都已经绝望得懒得动弹了。

    第五天一到,就连一直信心饱满的我都有些绝望了。我盘算着今天是鬼见愁与马阔约好攻打紫青教的日子,担心着卓达玛到底会不会准时带着人回去反咬鬼见愁一口,可一想到我现在的处境,又只能长长的叹上一口气。文学阅读网read.

    我这叹气声,像有魔力一般,将他们一个个全都传染上了。从菁菁到桑德大师,无独有偶的全都紧随着我长长叹了口气,不过这样倒让我放心了不少。至少他们都还活着。

    “小愁,你在等什么?”菁菁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这个她一直憋在心里的问题。{文学阅读网read.}

    我笑了笑,温柔的说道:“你难道忘了吗?我们外面还有两个朋友呢!”

    我这话没让他们听明白,但聪明的菁菁旋既明白了我地意思。她猛的坐了起来:“你说的是……是金鹰和圣驹?!”

    我点了点头,呵呵笑道:“不错,它们都是通灵的动物。{文学阅读网read.}看到我们一直没有出去,我猜想地话,这两个小家伙一定会去找人来救我们的。”

    为了让他们充满希望,我特地还将情形幻想了一番:“你们知道,烈焰和叮当就在我们附近。只要这两个小东西找到了他们。然后就会将他们带到这里。到时候,你们就能看见唐门小辣椒有多厉害了,她只要抓起两颗霹雳弹,朝地上这么一甩啊,然后轰隆……”。|x.||

    “轰隆!”

    随着我嘴里的“轰隆”之音。竟然地面明显的震了一震,我不相信的摸着我的嘴,外面又传来一声猛烈的爆炸声。这下我不再迟疑,兴奋地叫了起来,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这么厉害地火器除了叮当那小丫头,谁又会随身带着呢!

    当下,我赶紧吩咐众人朝后退去。|x.||紧接着又是几声大响,堵住我们的石头终于被炸得四分五裂,刺目的阳光中钻进几颗脑袋,我挨个看去,依次豁然月灵儿、馥儿、烈焰、叮当。

    “喔!”我们几个愣了一下。欢呼着朝外冲去。看着久别的灵儿馥儿,我就忍不住张开双臂朝她们抱去。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一个清脆的耳光在我左脸上响起,我刚想解释,右脸上紧接着又结实地被馥儿煽了一巴掌。阅读网read.烈焰更是义愤填膺的奔了过来,毫不客气的抬脚就想踢我,嘴里还兀自怒骂道:“好你个马秋心,抢了我兄弟的圣女,又来抢我兄弟的老婆,你小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啊!”

    连连吃亏的我哪还能再被他踢中,急忙一转身,避开他这一脚,狠狠的一个爆栗敲在他头顶,愤然道:“奶奶的,你睁大眼睛看看小爷是谁!”

    我易过容,他们虽然不认识我的面目,但是不可能听不出我地声音。|x.||我一开口,这几个家伙立刻呆在当场,月灵儿首先尖叫着扑进我的怀里:“哎呀,馥儿妹妹,我们打错人了呢!”馥儿也是后悔不迭的赶紧在我脸上一阵轻抚,将头埋在我的怀里不住撒娇。

    她们俩这么一来,我自然无话可说,只能把所有怨气发泄到烈焰这倒霉家伙头上,可转念一想,这样不就落了个重色轻友的把柄,只能愤愤地又在烈焰头顶上重赏了一颗火爆栗子。文学阅读网read.

    原来金鹰直接飞回了月宫找到了月灵儿和馥儿,早在两天前就把她们俩带此处了。但是二女并没有开山破石地利器,在此徘徊了两天,也没有办法弄开这块堵住通路的巨石。直到红龙圣驹回紫青教搬救兵,无意碰到了奉申屠无血之命前来接应卓达玛地烈焰,强行将他们引到此处,幸亏叮当身上的厉害火器,这才侥幸将我救了出来。

    等陪他们温馨完毕,我猛然想起桑德和菁菁他们还饿着肚子。一回头,只见到了桑德和阿诺盘坐在地上喝水吃东西。我急忙走过去问道:“菁菁呢?谁看见菁菁了?”

    桑德大师看看我,并不说话,只是将一串铃铛递到了我手里,又指了指离去的方向。我这发现,菁菁将在丰都鬼殿中得到的龙器鬼铃铛留下,自己骑走红龙离开了。

    缘到情来,情去缘散。我想与这个活在仇恨中女子这些日子以来的恩怨是非柔情缠绵,心中一酸,险些就要落下泪来。桑德大师站起身来,轻声劝道:“她是一个为仇恨活着的女人,你是一个为责任而活着的男人。你们二人本来就非一类人,又何必强求在一起呢?等她没有仇恨,等你没有责任的时候,你们自然就会相逢了。”

    我默默的品味桑德大师意韵深远的话:等她没有仇恨,等你没了责任的时候,你们自然就相逢了。可是,她能有没有仇恨的那一天么?我又能有没有责任的那一天么?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第十集 第六章 局势忽变(上)

    惆怅。总在离开之后。

    菁菁的离开让我若有所思的站在原地,远远望着红龙离开的方向。月灵儿不解风情的冲过来捏着我耳朵想借题发挥撒撒娇气,聪明的馥儿急忙将她拉开,一脸歉容的看着我,意思是让我别对灵儿发火。

    我叹了口气,总不能因为新人而伤害她们的。我握着手中的“鬼铃铛”,更是惆怅万分,干脆拉过月灵儿的小手,将铃铛带到她的手腕上,用力的摇了摇她的手臂。

    清脆的铃声中,我默默的祝福那个走在仇恨道路上的女孩,只希望一路平安。

    在烈焰的催促下我们上了金鹰的背上,我猛然发现了那个留在红龙背上的包裹,想起了桑德大师送给我的那两颗药物,打开一看,那两块可以让不同种类的动物交配的药物竟然不亦而飞,我不由得“呀”了一声,皱紧了眉头。文学阅读网read.

    叮当歪着脑袋凑过来问道:“小愁哥哥,你在找什么东西呀?是不是两块黑黑的饼子?”

    “对啊对啊!”我有些惊慌看着叮当的表情,试探性的问道:“呃……不会是你把那饼子吃掉了吧?”

    叮当一撇嘴:“我才不会吃呢,那么难吃的东西!”

    我不放下心的问道:“你没吃怎么会知道那饼子难吃?”

    “我……我看着那东西很难看,味道又特别难闻,担心时间放长了会坏掉,就……尝了一点,没想到那么难吃,就……就给你那马儿吃了,谁知道金鹰这贪吃的家伙。{文学阅读网read.}也过来抢走一块!”叮当看着我的脸色很难看,小心翼翼的问道:“小愁哥哥,那黑饼很重要吗?”

    “呃……”,我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这黑饼的来历告诉叮当,一旁的桑德大师摸了摸头顶,呵呵笑道:“天意如此,不知道会生出个什么东西来!”

    我趴到金鹰屁股上一看,这家伙果然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与红龙偷尝禁果了,屁股上羽毛紧紧地粘在一起,细看之下。|x.||恶心得紧。我又好气又好笑的幻想。这虎和马的杂交是马,这虎和马杂交的后代再同金鹰地杂交又会是什么东西呢?

    由于时间还早,我让金鹰在草原之上搜索了一番,远远的便看见了骑在红龙之上的菁菁,她走得非常缓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刚想让金鹰落下去,桑德大师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目光如炬的看着我道:“强求了因,也未必会是果。”

    这话自是一点没错,伤感地金鹰带着伤感地我在菁菁头顶盘旋了几圈,慢慢的伸开翅膀朝前方滑去。文学阅读网read.

    找了好几个时辰,也没见到疯道士的影子。我算算时间,再不回紫青教恐怕就要错过看好戏的时间了,当下也就令金鹰转向朝紫青教直飞而去。

    烈焰这会功夫才有时间说紫青教的事情。果然我以前地推测一点没有错。那天圣女依依将青会三百精英让卓达玛带着随我去寻找圣驹之后,申屠无血当即就急了。我们刚出发,他就跟圣女争吵了起来。

    依依立场坚定的告诉他,这是一场迟早要经历的风雨,而且预计了鬼见愁肯定会反扑紫青教的诡计。在这样的情况下。阅读网read.申屠无血避无可避的被逼上了绝路。只好让烈焰带着紫会的人跟随在我们不远的地方,监视鬼见愁的一举一动。

    然而。烈焰刚跟着我们走了三天,就被鬼见愁地人发现,要不是有人及时传信让他们撤退,此刻申屠无血的人早被鬼见愁一口吃掉了。

    前后一想,我才发现鬼见愁果然老谋深算。他其实早就知道了烈焰跟在我们后面,却装做一无所知的样子用联盟来蒙蔽我和马阔的眼睛,其实是一直找机会想把紫会的人偷偷干掉。那么不用说,卓达玛肯定知道这一切内情,传信给烈焰地事肯定是她做地了。||89wx.||

    值得庆幸的是马阔地人应该一直没有被鬼见愁发现,恐怕他压根也不会想到我会临时作出将驰马门的人全部调遣过来的决定吧。

    我略微思索了一下问道:“今天晚上就是鬼见愁攻打紫青教的时间,你把申屠无血的人都带回去了吧?”

    烈焰骄傲的说道:“我当然把人都带回去了,马门主已经和我联系好了,今天晚上咱们只要坚守片刻,驰马门的人临阵反戈,圣女的人也会及时赶来,到时候前后夹攻,鬼见愁就算是长上翅膀,也难逃过这一劫!”

    “做得很好,鬼见愁在紫青教势力庞大,紫会和青会当中不乏他的奸细间谍。|x.||咱们不回去反倒不能诱敌深入。呆会我就在金鹰上掌控全局,务必不放过任何一个人,说不定咱们稀里糊涂的就把大周使者逮到了呢!”我想起只要拿回大周使者身上那柄花刃,我的阑珊杖就是一柄完整的神器,不由得嘿嘿的笑了起来。

    金鹰飞得高看得远,我们在紫青教上空盘旋了一圈,基本情况就已经掌握了。申屠无血的人果然乖乖的守在家里,正忙着加紧建造防御设施。而驰马门的人囤兵在紫青教十里之外的东边,四面开阔,占据高地可攻可撤,一看便知马阔果然是个善于用兵的人。文学阅读网read.

    而卓达玛带领的人也早早囤兵在南侧十里之外,与驰马门和紫会形成三边围合之势,将囤兵东南面的鬼见愁部紧紧夹在其中。我轻蔑一笑,从布局和兵势上看,鬼见愁无论如何也活不过今天晚上了。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让金鹰远远的避开鬼见愁的营地,直接飞进了紫青教中。

    申屠无血一见我立刻迎了上